南瓜

没有别的,苏一苏喻队么么哒。

【叶喻】慢日光(一)

补完第一章。
背景情节都是胡扯,就是叶喻谈个恋爱傻白甜。
ooc预警

一.
1.
演播大厅里的空调总是打得很足,隔绝着屋外滚滚的热浪,也减去了几分聚光灯下的燥热。
“队长队长,我今天表现得怎么样?”一回到后台,卢瀚文就四处张望着找人,锁定目标窜回了喻文州身边,眼神亮晶晶的,一脸期待表扬的样子。
“不错,保持这个状态的话,应该可以多留几集节目,”被叫做“队长”的那位,拍了拍卢瀚文的脸,嘴角弯了弯,表情还是淡淡的样子,“不过最近真的要忌口,这回过敏再严重一点的话,粉就盖不住了。”
面前洋溢着青春光芒的小朋友,瞬间耷拉下眼睛:“我只和黄少吃了两串鱿鱼……”
 
全封闭的地方,总是容易让人忘记时间。好在节目团队并非生手,从下午到晚上,一期节目也按时完成,即使卢瀚文是最后一个出场结束录制的,时间也仍然比喻文州估摸的还稍微早一点。
“下次偷偷溜出去吃至少告诉我一声,”仔细看了看,虽然被化妆品闷了一天,但小朋友脸上的红还是稍微消下去了些,“等下去吃点东西。”
“队长要带我去夜宵吗?好棒!我们去吃什么?”14岁的少年还是长身体的时候,虽然晚餐的点狼吞虎咽了一份盒饭,但几个小时下来也又饿了。
“是节目组带你们去吃,刚才小盖、牧云几个的经纪人都来打了招呼,你们几个小朋友一起。我还有点事,晚些直接回酒店。”说着,喻文州招呼了助理过来卸妆,侧过脸去:“你跟一下,让瀚文低调点,绝对不能碰海鲜,吃完饭记得吃药。”
助理应了,拉过情绪瞬间转换的卢瀚文坐在椅子上。
“才不是什么小朋友……”听到身后并不算小声的嘟囔,准备离开的喻文州回头比了个“听话”的口型,推门走了出去。
 
喻文州下到停车场的时候,看到叶修正站在车外和管理员一起抽烟。T恤和休闲裤穿得随意,到好似哥俩好的样子。他不紧不慢走过去,轻巧一声“叶神”,就引来那边抬手示意,红色的小点在指间一晃,被按灭在一边。
“安顿好你家小豹子了?”
 
车开出大门,喻文州放下了刚才绷得紧紧的样子,伸展了一下放松下来。叶修提前开了车里的冷气,温度刚好。
喻文州按下了一点车窗,指了指马路对面的一栋十来层写字楼:“叶神不带我去参观一下公司?听说最近兴欣又多租了两层,招了不少新人,看起来要重新走上人生巅峰迎娶白富美了哦?”语气里满满调笑的意味快要溢出来。
叶修睨了他一眼,心道我这还没说话呢这人嘲讽就开起来了啊。 “别的不好说,迎娶白富美这事儿,哥好几年前可就做过了。白嘛,有人不爱晒太阳,捂得化妆师都夸,富嘛,至少现在口袋比我鼓点儿,至于美……”叶修见那人只是笑,便趁着等红灯的空,把头凑了过去,贴着那人耳朵,“晚上让你见见?我卧室柜子上刚装了个全身镜。”
天色太暗,见不着那人耳朵尖发红的样子,有点可惜啊……叶修遗憾了一下,又补了一句:“文州,今晚,可是个漫漫长夜……”
 
2.
黄少天出道这一路,可谓顺风顺水。大学时候被系里推荐去某个古装电视剧试了个镜,演主角门派的小师弟。本是个配角,却意外反响不错,很快被出品方蓝雨娱乐看中签了约。彼时,蓝雨也不算业内顶尖的娱乐公司,但公司高层对他有知遇之恩,在校的学生里,能直接被这些个公司看上的,着实不多。黄少天便这么大笔一挥,签了卖身契。
何况,他还遇见了喻文州。
喻文州还没毕业就进了蓝雨。他本学的与传媒无关,因着兴趣来实习了一番,然后留了下来,也算跌破亲朋好友的眼镜。导师苦口婆心地劝,喻文州却只是云淡风轻的说着“因为喜欢,所以想试试看”,然后一声谢谢让导师也叹气无奈。
人人都说喻文州温和有礼,但那一闷头走到底的执拗,大约才是他本来的,却难得一见的样子。
毕业工作算一次,后来遇见叶修,是另一次。
 
喻文州是黄少天的第一个经纪人,而黄少天也是喻文州带的第一个艺人。
喻文州那时的资历,还够不上一个合格的艺人经纪,刚从宣传的位子上转了个岗。蓝雨虽签了黄少天,不过新人也捞不着什么美梦,双方的磨合,也算彼此试了个水。
两个人都是G市人,刚从大学初初敲开社会的窗,都还带着些少年心性。说起来,黄少天与喻文州的脾性不大一样,一个是急性子,什么话都说,一个却是比常人慢半拍,什么都放在心里。好在喻文州擅长以慢打快,两个人竟意外地契合,黄少天便索性不费那个精神,把一切都交给喻文州打理。
而喻文州确实做到了最好。
以至于后来,黄少天拿了最受欢迎艺人、拿了影帝,上台说的第一句话也还是谢谢我家文州,惹得下面粉丝疯狂乱叫。在家看直播的叶修一个电话打过去,说恭喜啊,但你家小狮子怎么跟宣誓主权似的,我家?
那头喻文州噗嗤笑出声来,说,怎么,叶神醋了?
其实叶修一直知道,黄少天和喻文州之间什么也没有。只是两人一起熬过了几年的艰难岁月,把对方放在心口当兄弟。
况且,黄少天还是唯一一个,听过喻文州亲口坦诚对叶修的感情的人。
 
打了不少酱油,黄少天第一次做主角的戏仍然是古装,是说一个小剑客成长成剑圣的故事。那部戏依然是蓝雨出品,喻文州看了本子便觉适合少天,费了番心神,最终彼时的艺人总监魏琛,力排众议把机会给了他。
一夜成名大约便是如此。电视剧播放还未过半,已然在网络上成为焦点话题,纷至沓来的平媒访谈、活动邀约、节目约请堆满了喻文州的邮箱。
喻文州首先便是应了Z省卫视的节目,毕竟是首播平台,该宣传的都能到位,双方也是乐见其成。
 
卫视在H市的中心,新大楼刚刚落成,就在老楼旁边,外立面做得壕气外露。
来接黄少天的车下了机场高架还是走得老线路,喻文州看着眼熟。
其实这么多个城市飞来飞去,根本记不住南北东西,觉着眼熟,不过是对H市多了些感情而已。
记住一个城市,是因为那里有让你牵挂的人。
 
3.
这几年传媒界发展太快,各个省市的电视台,都成立了大型传媒公司,Z省的叫嘉世,除了卫视之外,自然还有一系列的地面频道。
喻文州当初第一次带黄少天来H市上节目,就是地面频道的一个娱乐访谈节目。
他便是在那里,再次遇见叶修。
叶修那时候是频道总监,已经接到了调令去卫视,那节目是他在地面频道推的最后一档。
 
“如果你那时候没因着最后一回了出来转转……”
那我们会是什么样?
“你这小心思重的。你对哥这么心心念念的惦记,没有那次也有下次,准备好了个坑随时等着我跳吧?”
“自恋。”
“别不承认啊,那时候嫩的,见到我都愣了吧,拎着嗓子小声叫‘前辈’。诶我说喻文州我怎么就被你那么乖巧的样子骗了呢看看现在心脏的……”
回应他的,是大腿一痛。
“哎哎别踢再往上就踢到关键部位了我是不要紧以后你怎么办呢……”叶修一边满嘴跑火车,一边就势把喻文州的那条腿拉过来环在自己腿上,两个人肌肤相贴,呼吸缠绕着呼吸,相对的视线里,只倒映着自己。
“热。”喻文州小声吐了个字,眼神里漾着温柔的笑。
有点不太好啊。叶修想,喻文州的眼睛,好看的有点过分。特别是,那里面只有自己的时候。
借着月光,他们交换了一个缱绻的吻。
 
喻文州的确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叶修。
大一的时候,喻文州一入校就被室友拉进了吉他社。社团招新和大四退社不过相差一个月,所以喻文州第一次见到所谓社长,就是在对方退社的那一天。
叶修在学校里风云了几年。倒不是在各种晚会上活跃,出名的是他的策划,拍了俩获奖的微电影就够做资本了,更别说还会弹一手好吉他,收了学妹们不知道多少秋波。唯一庆幸的是他不喜欢抛头露面,舍去了不少麻烦。外人说他低调,他自己知道,其实就是懒而已。
退社那天叶修招呼了一声,拿着吉他就唱了首歌。
居然是初学者最喜欢尝试的《月亮代表我的心》。弹得不紧不慢,唱得深情款款,叶修那天刷爆了自己的帅气值。

“你是不是当时就被我倾倒了?”
“呵呵,那时候你放下吉他说得第一句话是什么来着?我记得是'听懂哥的苦口婆心了吗?练好吉他,泡妞利器啊',立刻竖起了与众不同的高端形象啊前辈。”
“行啊文州,在这儿等我呢。连这种细节都记得这么清楚,你还说不是早就对我图谋不轨?”

其实真要说起来,图谋不轨这个词,得用在叶修追喻文州的时候。
大学那几年,叶修这个名字,也不过是喻文州脑海里一闪而过的“才华横溢但没什么下限的前辈”而已。所以见到叶修的档口,喻文州闪了神,用了十几秒的时间认人,又用了十几秒的时间,犹豫要不要打这个招呼。
到不是喻文州准备工作没做好,只是节目对接的工作人员,也没人提过叶修这个名字,说着不过是打过照面的校友关系,难免怕自己太过冒失。
 叶修也的确不记得喻文州。所以当对方声音犹豫着传过来,他才转过脸,仔细打量身边的人。

“那你还记得那天文州的样子吗?”后来聊到对叶修来说的“初遇”时,黄少天兴致勃勃地问。
“额前留了点碎发,表情客客气气的,穿件黑衬衫,袖口卷到小臂,领口只解开了一颗扣子,搭了休闲裤和板鞋,搞得我还以为是频道来了新的实习生,心想不错啊这孩子长得挺合我胃口的,要不我就收了他来做我助理什么的,反正我出柜早……”
“叶!不!修!”黄少天知道叶修嘴里没个正经话,干脆不再搭理他,转去给喻文州发消息。
叶修没说的是,当时喻文州一双眼睛看过来,又黑又亮,突得就在他的心口,挠了一下。
他从不承认自己对喻文州是一见钟情这么“肤浅”的感情。
那就姑且算是埋下颗种子,待以后日久生情吧。


ps
黄少存在感不自觉就有点高但它只是篇叶喻
虽然写来是满足自己但也希望能有同好喜欢
感谢阅读。

评论
热度(155)

© 南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