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

没有别的,苏一苏喻队么么哒。

【叶喻】慢日光(二)

前一章点 慢日光(一)

更一下。
节目制作公司老板叶修x娱乐公司艺人总监喻文州
没什么剧情的故事,就谈谈恋爱…
 
 

 
二、
1.
接了艺人总监的位子以后,喻文州开始减少带艺人出去的时间。忙起来的时候,更是几乎只有黄少天的重要活动,他才会跟着出去。毕竟,比起之前,他需要花更多的精力在蓝雨整体艺人的统筹运营之上。
唯独今年蓝雨新晋的卢瀚文,成为了第二个“喻文州全力亲手打造”的艺人。
 
圈内盛传喻文州喜欢的都是同一类型,你看蓝雨一水儿的帅哥,特别是他最在意的两个,年轻活力有冲劲儿。话传到叶修耳朵里,他嗤笑了一声,说怎么把喻文州形容的跟什么有古怪癖好的老头似的,他可不是老板,再传下去是不是要说蓝雨是个吸人阳气的邪和尚庙了?
等晚上情事稍歇,叶修喘着气趴在喻文州身上,手指拨弄着他额前的一小撮黑发,看着他带红的眼角和难见的一抹慵懒,忍不住想起传言。
“文州你真是要把哥吃干抹尽不留渣啊。”
“嗯?”在床上偶尔喻文州也会把脑袋放空,所以等他反应过来叶修在说什么的时候,他已经感受到对方紧贴在自己小腹的小叶修,又蠢蠢欲动起来。
到底是谁把谁榨干净啊。喻文州脑袋只清明了那么一小会儿,就又被身上人灵巧的双手和游走的唇舌,带进了情欲的漩涡里。
 
卢瀚文是从选秀里出的道,刚过变声期,声音的可塑性极高,飙起高音来简直易如反掌,又带着孩子的天真不做作,节目上就吸了一大帮姐姐与妈妈粉。签了蓝雨以后,还多了个小豹子的昵称,跟当初黄少天出道时候的小狮子遥相呼应。
对叶修来说,卢瀚文出道之后最大的好处,就是喻文州多来跟了几次H市的活动。分隔两地又都常做空中飞人,喻文州与他的每一次见面都显得十分珍贵。特别是小卢不像那个分分钟语速破250的黄少天,每次都非得拉着“觊觎且成功攻下我家文州”的叶修去一醉方休,附带不间断的语言攻击,相比之下,什么都不知道又听话懂事的卢瀚文简直是小天使。
唯一的问题是……
“那叫什么词来着,雏鸟情节?我怎么觉得这小孩儿这么粘你呢,起初他不是说过偶像是少天么,怎么不见他总缠着他?就因为他一进公司就跟了你?”
“说什么呢,叶神这是说谁像鸟妈妈?”知道叶修也不是真心在意问题的答案,喻文州也跟着他面不改色地说下去,“大概鸟爸爸经常不知所踪吧,可怜小鸟们愁吃愁喝……”
“有你在还能愁?那多少公司得喝西北风去啊?”叶修把人抱在怀里,笑声扑进了对方的衣领。
电梯间灯光很暗,把两个人笼成一团看不出形状的影子。
“都到家了,还叫叶神呢?”

家这个字,总是带着点让人安心的气味。他们在H市B市与G市都置了房产,只在两人一同回某处的时候,才叫做家。
 
 
2.
叶修在卫视出新的访谈节目的时候,已经被业内封神,圈子里的微信账号正转着关于“叶修打造的传媒神话”给他无数褒奖,熟人倒是私下吐槽调笑,这哪儿来的粉丝记者啊把老叶吹上天了,还不得得瑟死。
这到不是无故吹捧,这几年,叶修手上推出的几档节目,几乎全都领先其它地方一步,不仅造成轰动,各家电视台也开始跟风。
到后来,后辈见到叶修叫一声叶神,也成了习惯。
 
那年喻文州还没跟叶修确立关系,暧暧昧昧倒是没人着急。反正,这点儿小心思也不过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就算后来牵了手盖了章,在外头依然不动声色不言不语。
虽然没有聊过,但他们彼此都认可,感情本就是两人私事,有什么必要拿去给他人品评。况且二人都是事业为上,聚少离多连恋爱的感觉都稀薄得像火星上的氧气。
所以当彼时喻文州也跟着叫“叶神”的时候,叶修怎么都觉得这两个字他喊来有种调情的意味。
“你也跟着凑热闹,是不是被我的英明神武打动不自觉地就崇拜上了?”
“自恋也是同性恋的一种啊前辈。”
“哥早出柜了文州不知道?”
叶修答得不紧不慢,反是喻文州被茶呛着憋红了脸。
叶修的性向绝对称不上“成谜”,毕竟在学校里就听过传言,如今和自己更是有点儿说不清道不明,只不过被直接戳破倒是第一次。
喻文州想大约刚才也糊涂,这句话只是前几天他在微博上看到,只是此刻他自己都不能确定,刚才说出口的时候,有没有那么点试探的意味。
 
叶修与喻文州都不是擅长打直球的人。也许不是不擅长,只不过脑袋转得太快,往往直球这个选项就直接从脑袋里滑了出去。
那大概是一段,喻文州自己没想好自己什么打算,叶修知道喻文州在想什么但也想等他理清楚的时间。
那回喻文州带着黄少天上N市给某个品牌站台,刚巧叶修带着几个人来N市的传媒集团做交流学习,被安排在了同一家酒店。两边因着工作也都算老朋友,便一起约了次晚间活动。
会所的包间比量贩式ktv条件自然要好上不少,不过他们都不是好酒的人,倒真把那儿当ktv唱了个不亦乐乎——主要是黄少天。
所谓演而优则唱,黄少天那时候风头正盛,蓝雨准备让他出张专辑。他乐感不错,只是嗓子没经过什么完整的专业训练,正在加上声乐课程。黄少天向来自诩精力旺盛,拿着麦眼睛发亮地说,要让乐坛看看我的厉害。
一边叶修和喻文州坐在角落,喝兑了好几瓶冰红茶的洋酒——几乎品不出的酒味也就是做做样子而已。
“少天要什么训练,直接丢去唱RAP不就完了。”
“呵,一会儿让他听见又要来找你拼酒了,他现在养嗓子不能瞎来。”
“怎么净护着他啊,文州你什么时候也心疼哥一下?”
屏幕上明明灭灭的画面,照在喻文州脸上闪闪烁烁,眼睛里映着谁唱着情深缘浅。叶修斜着脸望他,嘴角说不清道不明的那么点儿外露情谊。
喻文州慢条斯理地捏了两枚爆米花,“这也不难,前辈什么时候跳槽来我们蓝雨?挖角这种事情,我就帮人事先做了吧?”
“真没良心,亏哥刚才还帮你挡酒……”叶修抬手顺了顺喻文州的头发,一句调笑也移开了目光,只是没对上的眼神里,谁藏着井水深深。
 
即使都是隐藏的高手,身处感情里的人,总有些淌出来的情绪不自知。
那天苏沐橙不知道从哪里摸到些苗头,目送喻文州黄少天一群人离开,转头便和叶修说,你们俩打太极呢?
叶修点了支烟,烟雾缭绕间压低了喉音,苏沐橙听见叶修说,看他。
 
3.
黄少天的第一张专辑叫《夏天》,糅杂了各种曲风,主打是一首r&b,曲子请了蓝雨常用的某位金牌作曲人,词作者却一看就是化名。那首歌在各个榜单上成绩都不错,公司又加大了宣传的力气,一下进入了大众视线。词曲配得相得益彰,自然得了不少关注。黄少天接受访谈的时候说,作词的是个老朋友,但在这方面是纯粹的新人。
叶修倒是一眼便知道这词人是谁。索克萨尔这名字,对他而言绝不陌生。
一个短信发过去,说文州啊你什么时候点开了新的技能点这都瞒着哥?
那边隔了十来分钟回了信息,说前辈知道的,我做事慢,只好多学一门手艺以免日后流落街头啊^_^
又隔了好一阵,喻文州收到叶修的回复,写着“文州大大所向无敌”,一笑便按灭了手机屏幕。
只是他不知道,叶修写写改改,还是把那句“哥养你呗”删了去。
此前比这越界的玩笑也不是没开过,只不过近来两人的关系略显微妙,叶修便缓了缓脚步。
他仍是把主动权放在了喻文州的手上。
说他体贴也好,说他心脏也罢,叶修留给感情的那份脑筋,遮遮掩掩都给了喻文州。
 
喻文州初掌艺人总监的头衔时,外界生出不少质疑。虽然几下来他也算在业内挣了些名头,也带出了黄少天这隐隐有小天王之相的当红偶像,但资历还显得太年轻。只是蓝雨向来不拘一格在业内也是出了名的,明面上也似乎风平浪静,只是多得是人准备看喻文州和蓝雨的笑话。
那一阵喻文州几乎把睡眠时间压缩到了最短,接手魏琛和方世镜的关系网,给新签下的艺人搭线,把蓝雨的几个重点项目再往上推一推。
倒是没什么“证明给你们看”的幼稚念想,只是喻文州这性子,就是一旦做了就要在他能及的范围内做到最好。
叶修那时正处于事业上的空窗期——前几个节目进了尾声,手上准备的新节目还没完全搞定,也不知道是谁搭了谁的线,总之嘉世和蓝雨,便达成了新的战略合作。
蓝雨接下来的三部电视剧,首播都放在嘉世的卫视,卫视新推出的几档节目,也和蓝雨旗下的新艺人签了合约。
喻文州知道这份合同叶修出了不少力气,好在电视剧与节目收视都不错,双方谋了个双赢。不过叶修这份心思,喻文州还是记了个清楚明白。
“老叶那时候竟然没有趁虚而入让队长从了他啊,真是难得。”某回和苏沐橙吃饭,黄少天不知怎么又聊起那两人的往事。
“你不懂,叶修那么聪明的人,是想赚笔大的。”

叶修想赚的,是喻文州的真心。
处在娱乐圈边,叶修太清楚这里得到什么都不难,只得真心不易。
他看得到喻文州心里的缠绵,却不敢直接拥抱那云裳。他不知那人被眼睫遮住的潭水,愿不愿让他乘舟放歌,醉卧阑干不用担心何时醒来。
这么多年,叶修没惧过什么。一是他性格使然,二是能力足够支撑他那份傲气。
只是在感情这一亩三分地里,却有那么多的不确定。他想,这几年坑挖得这么深,引了只小狐狸落下来,别把人惊了出去。

后来,小狐狸•喻自己选择了呆在这里。
也不枉这一路的风尘满面。



 
ps感谢阅读。
顺带问一下,如果我写个喻受系列的小短篇,每章独立成文刷一cp,包括黄喻 叶喻 周喻 卢喻 王喻 韩喻什么的…会有人想看吗?
被基友说会很无聊而且有贵乱倾向完全不建议,有点犹豫…(・ω・)ノ

评论(14)
热度(140)

© 南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