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

没有别的,苏一苏喻队么么哒。

【叶喻】慢日光(三)

谈谈恋爱

节目制作公司老板叶修x娱乐公司艺人总监喻文州 

前文(一) (二)



三.
1.
叶修从嘉世离职的消息,喻文州比其他人知道得早那么一点儿。
不过这一点儿,与叶修无关。告诉他这件事的人,是苏沐橙。
那时他正得了空闲被黄少天央了陪着给时尚杂志拍一组硬照,化妆师与摄影师此前都有过合作,喻文州便乐得清闲在一边歇着。
棚里灯打得有点热,他坐在角落的高脚凳上,看边补妆边和摄影师沟通的少天荼毒众人的耳朵,心底藏着偷笑,捏在指尖的私人手机忽地震了一下,屏幕一亮。
点开是苏沐橙的消息:喻队,叶修正式离开嘉世了。
喻文州一愣,猛得站了起来,动作带动了椅子,与地面摩擦发出“吱——”的声响,引了不少目光。
“抱歉。”喻文州小声示意,匆匆走了出去。
关机。关机。关机。
叶修不是个爱用手机的人,但工作性质也由不得他随心所欲,只是私人号码也就给了那么几个人知晓。
无论拨打哪个号码,喻文州听到的,都是冰冷的机械女声。
手机被握得有点热,他有些想笑,眼底却透着寒意。
重新拨了两遍,喻文州不再做无用功,给苏沐橙回了信息:
我知道了,谢谢。

叶修离开嘉世并非没有预兆,这两年集团整改上头变了天,叶修这不吃领导的性子让人抹不开脸面,权力被逐渐架空,这半年手上的两个项目更是被找茬打回,离开是迟早的事。
虽然工作的圈子交集不少,但叶修和喻文州在一起的时候,极少谈论工作。
那天清晨叶修难得早起,给喻文州烤了吐司煎了鸡蛋榨了新鲜的橙汁,表现良好地不行。其实不过是前晚把人累得太狠,而此刻刚扶着腰从床上爬起来的人一会儿还得赶飞机。
喻文州梳洗完毕除了脸色还有些疲累,已经又恢复了人中精英的样子,坐在桌边一边喝橙汁一边刷亮手机看消息。
“你新做的节目又被搁置了?”他没抬眼看坐在对面的人。
叶修挑了挑眉:“怎么问起这个?”
喻文州这回看了过来,扬了下手机:“团队里有谁不甘心了吧,大概去找人爆了点料,圈子里有人写了稿,”他把手机递过去,“还有,我也是偶尔会关心叶修大大工作压力的,做人男朋友除了养家糊口,还要精神支持嘛。”
“养家糊口这种事情喻大大放心交给我,你只要多想想我的身心健康就行,”叶修接过手机,眼神故意留在喻文州的锁骨那块儿逡巡,昨晚他在那儿留了个印子,“昨晚你累成这样,我可还没吃饱。”
喻文州直接把手里的吐司塞进了叶修嘴里。

收到苏沐橙短信的这天,离那个清晨已经有三四个月的光景。时间过得不紧不慢,喻文州突然想起那天他也是穿着身上这件衬衫。
如果有什么不同,大概是他与叶修之间的关系。
他想他们没有分手,虽然一个月之前主动提出减少联系的人是自己。
他一直笃定叶修也不会把那当成什么分手的前兆,只是现在这般毫无消息的突然状况让他动摇了几秒。

其实不过是有人抓了些闲言碎语,上头那一直与叶修不睦的头头脑脑,顺便找叶修谈了个话。消息传到喻文州这里,便也只剩“作风问题”与“经济问题”几个词。
不过对喻文州而言,这几个词已经足够。不过就是从“你和蓝雨的喻文州……这样影响不好”到“也有不少人对从你手里过过的嘉世与蓝雨的合作有所质疑,所以你手上的项目暂时不予考虑”罢了。再怎么改组,叶修仍还处在体制内的环境,各方面斗争与纷扰,总不可能总是绕着他走。
他给叶修去了个电话,两边都是修炼出的人精,即使九曲十八弯地打着太极,也知道彼此话里是什么意思。
所以当他晦涩地做了减少联系的表示,听到电话那头的人说“文州,没必要”的时候,他再开口只说了一句:
“叶修,你没关系,那你手下的那帮小朋友呢?”
项目轮番被毙,跟着叶修的一大帮团队都拿的绩效工资,自然收入锐减。喻文州知道叶修嘴上不说,内里却必然挂着心,他比谁都知道,叶修对整个团队投入的心血与感情。
那便由他来做个好人,也做个恶人。

2.
黄少天在H市接了个商演,晚上说身体不适推了应酬早早回了酒店。结果等他半夜两点偷偷摸摸真的回到酒店的时候,一推门被里头电脑荧荧蓝光和蓝光前头坐着的人生生吓了个清醒。
他的备用房卡,总是放在喻文州那儿。
喻文州按亮了台灯,光线只拢着桌前一小块,房间里还是压着沉沉的黑。
“回来了?”
黄少天一时卡壳,脑子转得飞快,“队长……”
他已经很少叫喻文州队长,那还是在他刚进公司没多久的时候,经纪一部和二部搞了个全能对抗赛,喻文州做了他们队的队长,一边倒地赢下来搞得一帮年轻人三呼“喻队万岁”,后来蓝雨不少人便把队长做了给喻文州的称呼,到今天也成了公认。
喻文州知道私下里的时候,黄少天只在紧张或是撒娇的时候才会这么叫,也不戳破,起身关了电脑:“想来看看你身体情况,见你不在就猜是不是和朋友私下出去了。想等等你顺便看了些策划。你回来就放心了,早点休息吧。”
擦过黄少天身边的时候他的衣摆突然被拽住,回头一看,黄少天还没松手,嘴巴张了又闭,开合几回是有话要说的样子。他不问也不催,就定定地看着黄少天,眼神里甚至连一丝疑问都不曾有。
“诶,文州……我,我不是想瞒着你啊是那个老脸皮厚地求我不要说,你知道的我最心软啦就答应了他,可我肯定瞒不过你的嘛,我还是招了吧,我去了叶修那儿。”

后来喻文州问过叶修,你怎么就知道我会猜出是你约了少天?万一他回来真的没跟我说呢?
叶修一手把人锁在怀里,一手从沙发旁的茶几上摸了支烟,一付一切尽在掌握中的模样。“你能猜到是我叫了他出去,我怎么会不知道你想什么?更何况黄少天那个性格,能把话憋一天都叫奇迹。”
叶修怎么会不知道呢,他上心了那么多年的这个人,已经不用再劳神去猜什么心思,他就是知道而已。
他用这些年,拼出了一块叫做喻文州的马赛克,填充的是漫长时间里他们的故事,那些他人见过的侧脸,以及只属于彼此的细微末节。

叶修的新公司叫兴欣。虽然离职是被迫,但决定另起炉灶也不过就用了一分钟的时间。
“你就这么确信一声不吭地消失我不会生气?”
“那不是公司没正式成立嘛。哥说过的,养家糊口的事情交给我,你看,公司刚有一口饭吃,我不就回来抱文州大大的大腿了?”
兴欣与嘉世不过隔着一条马路,只不过一边是高档大楼设施完备装修豪华场地齐全自带食堂甚至一楼附带星巴克,另一边是老旧写字楼中的那么一层——还是隔出的一半。
做传媒这一行,能力与人脉就是左右手,好在叶修两者都有存货,拉拉扯扯公司也顺利起步,之前被延误的企划也直接赶上了架,被私下卖给了熟悉的电视台,很快拿到了第一笔启动资金。
不让喻文州知晓,是叶修对自己的笃信。如果喻文州为避开那些闲言碎语给别人带来的影响主动退让,那他自然也不想辜负这份心意。
“所以你就让文州担心了那么久?虽然他不说,但我都知道他最近没睡好!”被叶修以“老地方见,别告诉他”一条短信就偷偷约出去的黄少天,并不知道自己被当作了传声筒。老地方是之前他和喻文州来H市常去的清吧,地方是叶修推荐的,楼上的包间隐秘性很高。
“如果文州知道我要重起炉灶,定会用蓝雨的资源帮我一把。兴欣的头一笔生意如果来自蓝雨……”叶修没把话说完,但他知道黄少天已经明白,“而且,哥生无分文一脸悲惨的样子怎么能让文州看见,这不是破坏了哥英俊潇洒的形象。”
黄少天想像了一下叶修流浪汉一般的装扮,忍不住被自己的脑补逗乐了。他知道叶修手上还有点投资,就算失业个两三年距离身无分文也还有那么长的距离,只不过难得有可以嘲笑叶修的机会,他怎么也不会错过。
“滚滚滚滚滚你在文州心里根本就没有形象这种东西!而且他哪里看得上你那点钱想养他你还差得远呢!”
“哦,你是想说,文州看上的是哥的人?”

“所以,你们俩都在憋什么呢?直接说不就好了吗?”黄少天说。

3.
回到自己房间,喻文州觉得自己异常地清醒。他想这中间的弯弯绕那么多,不过是两个别扭的人为了对方在干别扭的事儿,别人看起来莫名其妙,放在他们两这儿简直是心有灵犀的情趣。
只不过还是显得有点愚蠢而已。
他在床上翻腾了两三回,还是发了条朋友圈,没有文字单单附了张图,图上是只笑地异常可爱的招财猫,旁边放着一圈的鱼。
这图是有一回苏沐橙不知道在哪儿看到发给他的,说你明天要过来,叶修今天都笑成这样了。喻文州想,不知道是什么阴错阳差,他竟然把这张图在手机里存了那么久。
做娱乐的人,90%都是夜间生物。发出去没一会儿,图下面就集了一堆的赞和评论,只是没想到那个几个月没见动静的人的名字,突然跳了出来。
喻文州点开,发现也是张图,不过这张很明显是临时截下的,上面手写着歪歪扭扭的两个字:约吗。
喻文州失笑,想叶修这个人,真是毫不遮掩地不害臊。这可是他们“重归于好”之后的第一句话啊。
他还在慢条斯理地想着回句什么,那边又跳出一条消息:我在酒店大堂,你们楼下。

叶修甫一进门,迎接他的就是一个直接到有些恶狠狠的吻。他被那人撞了一下压在门板上,后脑勺和木板猛地亲密接触了下还在发疼,可对方并没有给他喘息的机会。
他的嘴唇有点干燥,可能有些裂口,而他感到这些裂口,正在被一点一点地被对方双唇的凉意覆盖,然后被舔湿。
这个吻可一点也不“喻文州”。
喻文州的舌尖挤进了叶修的口中,扫过了他的上颚,还是一副想要攻城略地的样子。只是叶修不知道什么时候,重新掌握起主动权,引了喻文州进入了自己的节奏,和他的舌交换了一曲缠绵的舞。
 他用的是柠檬薄荷的牙膏,叶修想。

把人带到床上的时候,叶修还空余了那么点理智,问喻文州明天离开的时间。只是喻文州软着腰攀着他的背,唇缝里蹦出四个字,我不走了。
这般偶尔流露出的任性,即使是叶修,也很久没有见到。
不知道这般是对或是错,他只知他们两人,像在一个跷跷板的两端,维持着巧妙的平衡,谁也不肯轻易改变位子打破它。而等到走到中间相交汇,才觉得前面的小心翼翼都是自己设想得太多。
可是他们都是这样的人,所以才能在最初共同踏上平衡木的时候,放下心来。
反正有你陪伴。

他们都是在外头顶着“心脏”之类头衔的人。然后他们把那些笨拙藏在了只属于彼此的时间里。
就像喻文州那样告诉叶修会遇到的难题。
就像叶修那样回答喻文州他解决的方式。
就像那样的一个吻。
那些笨拙里的棱角与试探,执着与关心。
以及爱。







ps
这章写得不太受控制,总之想表达的就是两个人拐弯抹角地谈恋爱。
文州的意思是你在体制内的环境周围人可能也会受牵连,叶修的回应是完全脱离旧体制。
叶修不说是在表达我又要白手起家了可能日子不太好过(非物质层面),文州的那个吻…就不用多说啦。
两个人都是,怎么说,给对方一点思考的时间?
其实现实中电视台高层跳出去搞制播分离都是早就安排好带着团队走的,不会有什么艰难,不过两人的年龄做到这种位子也都是我开的金手指,所以不要在意胡编乱造的剧情。

以及前面的评论什么的都有看到,谢谢。下一更可能会写其他cp的喻受小短篇~感谢阅读。

评论(2)
热度(117)

© 南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