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

没有别的,苏一苏喻队么么哒。

【摸鱼之卢喻】离离

卢喻 离离


*摸鱼就是……刷刷各种喻。原著背景傻白甜,苏苏不同cp各种角度的喻队~

*提前生出来的小卢生贺,只是希望大家爱一爱卢喻呀小卢生日要到啦~

 

 

夏日的白天,总是特别漫长。

喻文州宣布退役那天,日头特别盛,晒的路上一片惨白。

新闻发布会就放在蓝雨的会议室里,喻文州对着面前的长枪短炮,说着准备好的告别辞。那些官话套话,常跑电竞条口的记者自然熟悉得很,只是喻文州向来说话得体,也并不让人觉得厌。

“那么,蓝雨队长的位置会交给卢瀚文接手吗?”发问的是某杂志常驻G市的女记者,对卢瀚文一直偏爱得紧。也难怪,八九十那几个赛季出道的一批少年里,卢瀚文是风头最盛,也最招人喜欢的一个。

 

“我想大家对这个问题也早已有了答案。是的,从今天起,瀚文将接任蓝雨的队长……”

 

喻文州说得不急不忙,卢瀚文看着前头那个挺拔的身影,抿紧了嘴角。

 

十七岁那年,卢瀚文的身高跟打了催长素一般地疯长,不过一年多的时间,就从到处乱跑乱撞的小豆丁,抽成了挺拔的少年,183公分的身高,放在联盟里也可以傲视群雄。那年俱乐部体检结束,黄少天看着他的单子哀嚎“队长这不科学你到底给小卢开了什么小灶,明明两年前还是个小鬼,现在都超过我那么多真是教会了徒弟饿死了师父……”

只是卢瀚文还是跟小时候一样,那么不管不顾地扯着喻文州的胳膊往训练室走,“队长不要理黄少啦陪我去试试修改了新数据的焰影好不好?”

喻文州便由着他过去,衣袖还在他手里。这几年,喻文州也早已习惯了卢瀚文场下的那点儿腻着人不放的毛病。

卢瀚文想,这点贪念便由此而起吧。那人一直纵容着自己的习惯,连偶尔的任性与无所顾忌,也都被他拢得安稳。只是蹿高了的他,再也没法儿一个拦腰抱过去,把脑袋扎在人心口上。

那是整个联盟的“喻队”,是全蓝雨的“队长”,可他,只想让那人成为自己一个人的喻文州。

而现在,这却只是他自己一个人的秘密。

 

“……就如众望所归的那样。”

 

记者会里头的空调大概打得不够足,人一多,就把身上惹出了汗。卢瀚文站在一边充当背景板,脑子里头乱哄哄的,跟外面的日光一样白茫茫一片。他觉得耳朵开启了什么屏蔽功能,明明都是清晰的声音,传进来却如广播里没找到频道的杂音一样,变成怪异的嘲笑。

从刚刚喻文州说话的时候开始。

……众望所归?

卢瀚文简直能听到自己心里头的一声“呸”。

如果,我自己就首先不愿意呢?

卢瀚文从不惧怕承担责任。他热爱荣耀,热爱蓝雨,热爱每一个一同战斗过的队友,就像他喜爱他手中的那把剑一样。

可是总有一个人,有那么点不一样。

他不愿取代那个人的位置,因为那意味着,分离的开启。

 

“蓝雨的每一位成员,都是组成这支战队不可或缺的部分。他们足够优秀也足够强大。事实上,在此之前,蓝雨的作战方针已经向着卢瀚文为中心转移,作战指挥也多次交付于他。虽然非常遗憾未能在决赛折桂,但以今年的总体成绩来看,还是基本令人满意的。”

 

第九赛季的时候,卢瀚文是真正的闪亮之星。以全联盟最小的年龄出道,一出道就拿了最佳新人,第一年就入选了全明星,一时可谓风光无两。他担着这许许多多的耀眼光芒,也担着那外头风风雨雨的流言非议,却没显出丝毫畏惧。

人人都说他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但真正被问到的时候,卢瀚文的答案却心直口快得很。

“为什么不担心?因为,有队长啊!哦哦当然因为我也是很强的!”

那时候喻文州是他心中下意识的依赖,而这依赖,在这几年的山山水水里,长出了思慕与爱恋的枝桠,戳在他心里。

 

从第九到第十五赛季,蓝雨再斩一冠二亚,依然是所谓豪门战队中不可或缺的谈资。从正式上场起,卢瀚文几乎从没拉下过一场比赛。追随者众自是有他的道理,能力,天赋,聪颖,还有勤奋。

说起来,他与黄少天厮混在一起的时间似乎更多,同为剑客,黄少天教会了他不少技巧,而都是精力旺盛的两人还时常搅地公会里也鸡飞狗跳。

可是他总是更多的想起喻文州。

难得的对战,单独的战术分析,深夜偶尔开起的小灶——喻文州不让他吃泡面,所以宿舍里总备着些速冻馄饨与水饺。

 他会在他犯懒的时候盯着他做手操,会在他失误的时候安抚他的失落——前提是,他也会一针见血地指出他的不足。

怎么办呢,对小小的卢瀚文而言,喻文州兼着严格又温柔的角色,然后慢慢地变成了他生活的重心与关注的焦点。他想,那个人把他的气息铺陈在了他所走的每一步里,就像对自己念出了一个束缚术,让他陷在里面动弹不得。

“喜欢”这件事,说不定也是他下的咒吧。

 

“我相信,蓝雨在新任队长的带领下,一定会走出坚实的下一步,希望大家给他们一些时间,也给他们一些信任与支持。”

 

卢瀚文是羡慕黄少天的。他听过喻文州在训练营吊车尾却连续三次击败当时队长的故事,听过剑与诅咒如何惊艳联盟的故事,听过索克萨尔与他的骑士的故事。

只是那些故事里,他只是倾听者。时间不能逆转,他无法见证喻文州过去最初的时光,好在他可以与他一起支撑着现在。

以及肩负起蓝雨的未来。

谁都说卢瀚文早熟,却不知他在比大家以为的更早的时候,就设想过了人生接下来的安排。

而喻文州总是在他的人生里。过去的,现在的,以及他所计划的将来里。

 

“退役之后,我也依然会关注着荣耀,关注着蓝雨今后的一点一滴。现在,也到了我该与大家告别的时候了。感谢大家这么多年来对蓝雨、对索克萨尔、对喻文州的支持。”

 

索克萨尔其实长着一张官方脸,也亏得魏琛当年没照着自己的样子捏成型,否则联盟第一术士的迷之苏值恐怕就要下降好几个档。那时候联盟出了款手机游戏,大概就是把那年入选全明星阵容的账号卡全部设置成可攻略对象,供玩家一日约会。先玩起这游戏的是徐景熙,后来带的蓝雨一阵游戏潮——虽然在很多人看来他们本身就是“打游戏的”,但乙女向的游戏还是显得新鲜,而且,好像耻度有点高啊?

卢瀚文一口气攻略了索克萨尔三十多回,看电影吃饭约会样样都重复了好多遍也不腻,设计方也并非敷衍了事,人物对话足够还原,只是结束了游戏还是失落得紧。直到最后一回,他想了想,选择的攻略对象换成了流云,把玩家姓名设置成了“索克萨尔”。

游戏打出了happy end,屏幕上的流云说,索克萨尔,我也喜欢你。画面显得足够甜蜜,他却只觉着一阵自欺欺人般的空虚。

……如果你也能试着追我一次的话。不,你只要给我一个暗示就够了。

 

“那么,再见了。”

 

结束了发布会,喻文州又去训练室转了一圈。今年蓝雨拿了亚军,大家心头都难免有些不甘。明明已经进入夏休期,但几乎都推迟了回去的时间,在俱乐部多练两天。

当然,留下来与队长告别,也是最重要的理由之一。

训练室总是有种热火朝天的气氛。看着大家都干劲十足的样子,喻文州觉得挺安心。外界都说他为人稳重不温不火,却不知他最喜欢的,便是蓝雨那一直充盈着的蓬勃的朝气。

这是蓝雨的未来啊……他想起在训练营的时候第一次见到卢瀚文的样子,忍不住笑了。

 

刚走到宿舍门口,喻文州就听见有人叫“队长”,是这些年最熟悉的声音。回头一看,果然是卢瀚文。

从发布会上下来,卢瀚文衬衫还没换。难的穿得这么正式,无论在谁看来都有些不习惯。他解了袖扣,袖口挽到了小臂,领口的扣子开了三颗,v字停留的位置刚好。

虽然不习惯,但不可否认,“瀚文今天有点帅,”喻文州靠在门框上,看着早已高过他的卢瀚文站得笔直的样子,和记忆里小小的孩子重叠起来,心底漫着些温馨的暖意,“我们的小卢,以后就是蓝雨的队长了呀。”

他知道这两天卢瀚文心底有些闹别扭,虽然嘴上不说,但是脸上早把他卖了彻底。其实对于喻文州要退役的事情,大家早有准备,但是临到最后,还是漫着些微的酸涩情绪。卢瀚文又是他从最初亲手带出来的,自然反应更激烈些。只是毕竟也是要做队长的人了,再也不会像小时候那样闹小脾气。

其实,还是有点怀念他在自己面前撒娇的时候的样子。喻文州想。

 

“队长,先进去吧,我有话跟你说。”卢瀚文把手搭在喻文州肩上,略带强硬地把人推进房间,反手锁上了门。

……有什么不太对。喻文州的触角敏锐地伸了出来,只是他对他从不防备,便只是顺着动作看过去,眼里有些疑惑。

直到他看见他的眼睛。

这些年,喻文州见过许许多多不同样子的卢瀚文。青葱的,茂盛的,明亮的,或者偶尔隐约忧伤的,孤独的,疲沓的。

他是他成长时的陪伴与指引。

可他从未见过这个少年现下的模样。他的眼睛里有忐忑,却像是燃烧着什么火光,沉积着破釜沉舟后的坚定。

他听见他说,喻文州,你是我的启明星。

他是他的心尖上的星辰,而他本就是在那指引下手握重剑划破黑夜追寻晨光的剑客。

他说,我喜欢你,喻文州。

 

即使蓝雨向来不拘小节,却从未失了礼貌,任谁见了喻文州都是叫声队长。

卢瀚文想,这好像是第一次,他站在他的面前叫他的名字。三个字,舌尖滚过齿间,可心里早已念了千百遍。

喻文州。喻文州。

 

作为著名的战术大师,喻文州大概面临到这几年来最大的困境。

以往在场上场下,他最多不过是手速跟不上脑袋,但此时此刻,他觉得自己的脑中已经乱成了一团,连思路都比往常慢了个三五七拍。

……喜欢?

他不想玩“大家也都喜欢小卢”这样的文字游戏,他了解眼前的人,也知道这不会起作用。

他的手有些发麻,只一个念头一直翻滚着:小卢说喜欢……我怎么会没发现?他脑子里闪回着这几年的些许片段,从模糊到清晰的,动作、话语、与眼神。

竟然记得那么清楚,他想。

然后一个认知如同海啸一般打了过来,他觉得整颗心猛地沉了下去,然后浮在海面上挣扎着呼吸:这件事,自己大约早就意识到了吧。只是他不想承认或是面对,便下意识地忽略了这可能。

他当那只是少年的错觉,却不知这早已成为他的执念。

 

“瀚文……”

“这不是我的一时冲动。这份感情已经存在了很久,我也思考了很久。之前我没有说,是怕你觉得尴尬,可是今天再不告诉你,是怕以后再没有机会。我不在乎别人说什么,父母那里,我也早就公开了,他们很开明。不过你放心,他们并不知道那个人是你,我不想给你造成困扰。”卢瀚文打断了他,截下了他准备说出口的那些劝告的话语。

“可是……”

“我只想问你一句话。喻文州,你有没有那么一点点喜欢我?”

卢瀚文从不是一个鲁莽的少年,他的审时度势和果决强硬,从来在战场上所向披靡。只是当对方是教会他种种战术、总是一切尽在掌握一般的喻文州的时候,他却对局面失了把握。

因为,索克萨尔才是控场的专家啊。

喻文州眨了眨眼,把目光转到桌上蓝雨的周边月历上,翻开的那页正好是顶着卢瀚文脸的流云神采熠熠的样子。

“瀚文,你让我想想。”

 

 

三个月后。

 

虽说退了役,但喻文州的生活还是没脱离了荣耀,直接进了国家电子竞技总局,主要负责的就是荣耀等一系列游戏的活动统筹工作。

这是他搬到联盟总部的B市之后,第一次回G市来。

虽已入秋,但G市的温度还是居高不下。他从机场叫了车去蓝雨,路上的一切似乎和三个月前没有差别,连空气都是熟悉的潮湿。

不得不承认,他有些思念这里的一切。

 

喻文州又想起那天打乱了他节奏的,突如其来的告白。

他说的“想想”并非敷衍。这几个月来,他在闲暇的时间里,把思维的细线一次次团起又展开,甚至还请教了另一位以心脏闻名的前辈。

那人抽着烟,毫不在乎喻文州言语里的“如果”“有个人”。

“没谈到一句自己,却为他设想好了这么多,还想让我告诉你‘其实你不喜欢他’什么的好让你索性下定决心拒绝?”

“小卢坦坦荡荡地说了喜欢你,这会儿拐弯抹角地做着假设的你在逃避什么?也让你顽固不化的‘理性’休息休息吧。”

“别傻了。”

 

出租车离蓝雨越来越近,喻文州的思绪也渐渐拉了回来。他收拾了下东西,想着一会儿找经理谈完公事,可以去队长的宿舍转转。蓝雨的新队长,他还只在电视上见过。

他想,或许,可以给他一个拥抱?

而当他真的敲开那扇门,看着那人一下紧张得要命却故作镇静的表情的时候,他在他的脸颊上,落下了一个轻轻的吻。

 

“那么,以后还请多多关照了,卢瀚文队长^ ^。”

 

 

 

 

 

FT

这篇写得好累说好的谈个恋爱刷刷日常呢!差点就要拐成发好人卡

总之,小卢生快!喻队一定是最好的礼物了,好好努力争取30号把礼物吃拆入腹吧www

 


评论(5)
热度(86)

© 南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