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

没有别的,苏一苏喻队么么哒。

【摸鱼之周喻】遇水迭桥

周喻 遇水迭桥

 

*继续原著背景傻白甜,苏苏不同cp各种角度的喻队~

*老梗我只是想写个结尾~

*今天是个好日子^_^


 

“喵——”

趴在喻文州腿上的小生物,发出了一声困倦的嘤咛,换了个姿势,又把身体团了起来,准备进行午间休息。喻文州坐在电脑桌前,左手挠了挠它的后颈,另一只手点开了屏幕右下角闪动的头像。

对话框里亮着个气泡,是只在晒太阳的企鹅,那还是喻文州选的。上头的文字还是简短的很:“在午休?”

“刚吃过,早上起得晚,这会儿不睡了。下午要陪爸妈去拜访长辈,晚上可能会晚点回来。你呢?”

“不睡。”那边很快回过来,喻文州失笑,便知道那人是想说,那我也不睡,陪你之类。

想了想,他拿过一边的手机,直接点开了快捷拨号。还不到一声,电话就被人接了起来。

接起的那人没有说话,只是让呼吸声顺着电流潜了过来,触碰着着喻文州的耳朵。喻文州等了一会儿,还是先开了口:“不是要陪我,怎么不说话?”

那边又过了几秒,才传了低低的声音过来,大概半边脸还陷在枕头里:“想你。”

喻文州嘴角慢慢弯了起来,声音还是浅浅淡淡的:“好好在家过年。等过两天,我去找你好不好?就当去你那里玩一玩。”

 

周泽楷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觉得刚才空荡荡冷冰冰的房间一下涌进了暖气,熨得整颗心都热起来。

“好。”

“这么高兴?”那边的声音也染上了笑。

“嗯。”周泽楷想,就算只有一个字,自己的那点雀跃,还是完完全全给对方听了个彻底啊。

喻文州,我的。

他在心里念了一遍,不知道怎么就带了点得意的情绪。抓了抓头发,周泽楷干脆下了床,扒拉在电脑前开始计划几天后的安排。

 

 

***

周泽楷和喻文州之间的交集,始于周泽楷出道那一年,那年轮回首次进入季后赛,虽然止步八强,但也是第一回真正杀入大众的视线。周泽楷强大的技术与颜这两点,就足够大家投来好奇的目光,也让各大电竞杂志抛来了合作意向,只喻文州的关注点不在于此。

那年蓝雨止步四强,他们的最后一场比赛在蓝雨主场,下了记者会的喻文州,在体育馆门口碰见了周泽楷。其实周泽楷本是被方明华约了一起来看的比赛,只是方明华临时有事放了他鸽子,但一切都安排的妥当,他便还是来了。

记者会结束得晚,喻文州让队友自行散了,一个人又在场馆里坐了一会儿。那时候他还没能把情绪修炼得收放自如,心中总还积着些许的不甘。

所以当他在几乎已经空了的体育馆门口看见一个似乎熟悉的面孔时,他也犹豫了一会儿才唤了一声“周队”。

此前他们已经在常规赛见过两回,季后赛前的队长会议也有匆匆一面。喻文州对这个新鲜的面孔印象不错,事实上,几乎所有初识的人对这个沉默寡言又有着帅气外表的人,都很难产生什么不好的印象。

 

“一个人来看比赛?”喻文州与周泽楷打了声招呼,见对方点点头,便估摸着要不要招待一下。虽然两个人此时还谈不上什么友情交集,不过大概阳光染了点不错的情绪,倒也毫不显得突兀。喻文州向来行事妥帖,周泽楷怎么也是来了G市看蓝雨的比赛。作为东道主也好,作为战队友情也罢,既然碰见了,似乎把人一个人抛在这里怎么都有些不厚道。他心下转了转,想起附近一家茶社不错,主动开了口:

“要不要一起去饮茶?”

 

挑了个角落里的位子,喻文州问过周泽楷的意思,点了壶菊花普洱。店里放着高山流水的曲子,养得人心思沉了几分。

“前辈……很厉害。”周泽楷端着杯子,兀地冒了一句。

喻文州本打算自己先起个话题,没料到这回却让那个以寡言著称的人抢了先,他一哂,本想当客套话推回去,只是那人眉目间那么真诚的样子,又是难得主动起的话头,他便收了虚与委蛇的心思。

“如果有那么好的话,今天大概就不会输了吧。周队既然看了刚才的比赛,”他有些无奈,“那也应该知道蓝雨的不足,而这最大的不足,正是来自于我。”

“不,前辈是……基石。”周泽楷努力组织了下语言,却看见喻文州的眼睛里突然亮了起来。他并不知道,喻文州上一次听见这个词,是蓝雨的前任队长转述了首任队长的话。

这不是什么溢美之词,周泽楷是这么想的,便也这么说了。他之前在体育馆呆了那么久,一是没想好接下来的安排,二也是在脑内回放之前的比赛。两支战队都足够强,只是比赛总有输赢。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他反倒比常规赛对抗的时候看得更清楚,蓝雨的所有战略方针,都是以眼前的这个人为中心而展开,整支队伍都有种收放得体的自如感,这大约也是因着喻文州的战术指导。

喻文州手速慢这件事,周泽楷刚入战队的时候就听说过。上一赛季蓝雨成绩并不理想,不少人也归咎于此。毕竟蓝雨是老牌战队,喻文州手上还握着索克萨尔,顶着队长的头衔,压力可想而知。但是,那些人怎么会没看出来呢,他想,蓝雨现在的样子,正是可以包容也开发出各种可能性的时候,喻文州,才是真正可以把握这支战队前进方向的人。

相较之下,如今的轮回……

 

喻文州晃了晃手中的茶盏,汤色清亮,印着天井里的天光。周泽楷双手交握,眼神从认真的注视变得有些飘忽,喻文州不知怎么就读出了些不安和沮丧的情绪。他稍微提了些兴趣,尝试解谜但似乎没能成功。他猜测了一下,大约怎么也脱离不开荣耀的范畴。周泽楷再强大,在面对职业联赛的时候,依然还是新手。何况……

喻文州给周泽楷再斟了杯茶,斟酌了下语气:“周队带着轮回,似乎很辛苦?”

 

即使周泽楷对很多事情看得很淡,但他也真真切切地在这大半年的时间里感受到,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他在战队里的处境……似乎有些尴尬。他甫一到来就接手了队长与账号卡一枪穿云,甚至让前任队长张益玮彻底离开了轮回。这绝非他的过错,但他却成为这一连串后续效应的归咎者。

他的出现风头太盛,又是这般不善言辞,便引来了些许摩擦与隔阂——他本不在意这些,只是当这些引子埋下,总会在比赛的时候让他牵出些无力感。

他甚至曾经想过,如果身处如此局面的人是喻文州,那大概会让环境妥帖得多。毕竟,那个外界传言“逼走了老队长”的喻文州,却带领出了一支这么好的队伍——蓝雨那场上果决又配合默契的作战,场下熟稔又温馨的氛围,他只是远远看着,心中都生出了些不知道叫不叫“羡慕”的情绪。

 这件事他不曾对别人说起过,因为不知该如何开口。而他唯一设想过的可以请教的对象,此时正坐在他的面前。

 

“轮回很好,”周泽楷有些艰难地开口,不知为何,他觉得这个人知道他想说什么,“配合……难。”

出于对对手的尊重,喻文州之前对轮回也做了些研究。只是前几年的萎靡和今年的强势不可同日而语,有了周泽楷的轮回可提供的资料太少。虽然今年季后赛没遇上,但他心中已下了定调:这个人,将会是最强劲的对手之一。

对于轮回内部的人员调动,喻文州也听过一二。战队的选择,必然以利益最大化为优先,以周泽楷取代张益玮当然是正确的选择,今年的成绩也是明证。只是如果是现在的轮回,也不过是周泽楷的一人战队,在季后赛里无法对老牌战队构成什么威胁。他想,轮回高层好不容易签下了周泽楷,现在必然在培养新人与各处挖角上下足了功夫,只是此时此刻,老队员对于“挤走了队长的新人”的态度,怕是比他当年面对的,还要尴尬的多。

喻文州稍稍思考了一下:“轮回要打造的大约是一个以周队为中心的战队,且一枪穿云的风格偏向似乎以个人为重,现下需要的,应该是一个可以沟通的桥梁与队员们相互磨合的时间。我想下个赛季,轮回就会成为很厉害的对手。”

“嗯?”

“我猜下个赛季,轮回的队员构成就会有更适宜的排兵布阵。周队不用担心。啊,这样说起来的话,需要担心的是我们才对。我得回去提醒一下大家才好。”喻文州的语气带着调笑。

 

两个人之间,陷入了一种微妙的沉默,但是却意外地让人觉得惬意。喻文州一手抱在胸前,另一只把玩着桌上的茶盏;周泽楷的眼神落在他的手指上,似乎放了空。

他们之间又似乎说了些什么,总是周泽楷提了几个字,喻文州不急不忙地应着,他想,周泽楷七情上脸,其实是个很好懂的人,他足够强大,思考得也足够全面,只是不善于表达而已。

喻文州在茶社的门口与周泽楷告别。天已经黑了下来,霓虹遮了星光。灯光映在两人的眼里,周泽楷突然放大了些声音,他说,“我喜欢荣耀!”

喻文州微怔,又坦然地笑了。这个人这点天真的执拗,让他心底都柔软了起来。周泽楷看着他微微睁圆的眼睛又弯成了好看的弧线,声音里也漾着暖意:

“好巧,我也是。”

 

后来的后来,周泽楷再次想起那天的告别。喻文州坚持说最后他说了“小周,下次赛场见”,周泽楷却坚称他是一路“周队”到底。两个人就着这个话题能再说一个晚上,像每一对热恋中的情侣那样。

虽然他们之间好似从来没有像别的情侣一样有什么天雷地火的热情,不过似乎不知不觉,就把日子过成了细水长流。他们把感情隐藏得彻底,一个是本就寡言,一个是心思深藏。若是比赛碰到,他们倒也也从不吝啬自己的狠,只是把每一次场下的见面都当成是一次平淡生活中的惊喜。

 

 

***

喻文州抵达S市的那天是初五。周泽楷查了查他回程的航班,确认他们这回的见面大概将维持……50个小时。

好在飞机没有晚点,周泽楷早把车停在了停车场,坐在车里看着手机上最新的那条“到了”,视线便不由自主地飘向通道的方向。他本想第一时间在抵达出口见面,可喻文州想到春节时候机场的人流便说要低调。在周泽楷心里,所谓的低调哪里重要得过拥抱,他只是拗不过喻文州而已。

喻文州围着灰色的羊绒围巾,穿着驼色的呢子大衣远远走过来,没带什么东西。周泽楷想,这个人真是多变地要命,穿着队服的时候还像学生,这会儿倒颇有些都市白领的样子。喻文州上了车,走来的时候衣服上带着的寒气被车里的暖风吹了个无影无踪,他把包往后座一丢,还有些凉意的手就已经被周泽楷握住。

喻文州眼角眉梢都带着些欣喜,嘴上却并不安分:“司机师傅,市区去吗?多少钱?”

周泽楷只是侧过身给人寄上安全带,“去。你,抵债。”

……连小周都学坏了。喻文州笑着嘟囔了一句,全然不在意近墨者黑这回事。

 

S市喻文州也算常来,说是来玩玩,不过也只是禁不住心底想念的蔓延。周泽楷与家里人说了招待朋友,便径直把车开去了酒店。

他们都没打算去和人潮挤什么X滩,周泽楷订的是间豪华大床房,浴室和卧室之间是透明的玻璃——他此前并不知晓,只是这会儿喻文州看过来的眼神怎么都有点暧昧不清的意味。

他把解释咽了下去。误会也没关系,反正,那也是他的本意之一。

周泽楷在网上订了附近一家著名的豆腐火锅。喻文州吃的清淡,身材又偏瘦削,他每次找到家不错的馆子都想着下次要把人带来,只是聚少离多,列下的单子还有一长串。

豆腐火锅口味看起来甚得喻文州喜欢,他吃得比平时都多了些。周泽楷帮他盛了碗汤,顺势就喂了过去。喻文州看他这会儿一个劲刷男友力,心中想着晚上大概要没得休息。

 

只是晚上的时间,并不像他们想象的那么安逸。刚回酒店,喻文州便接到了个电话。周泽楷见他心情不错的样子,凑过脸去看手机屏幕上闪烁的号码。

名字是“妈妈”。原来是岳母,周泽楷在心里默念了一句,脑补了一下自己把这称呼叫出口的样子……那画面大概有点奇特吧?

“妈。”喻文州坐在床角接了电话。周泽楷坐在他身后环了一圈把人拢在怀里,下巴搭在他肩膀上,整个人都显出一点儿持续了一整天的腻歪劲儿。

“嗯,吃过了……挺好的,酒店环境也不错,朋友安排得很周到,”放松地倚在周泽楷怀里,喻文州应着几句日常的关心,语气却突然变了,“……今天?”

他拍了下周泽楷交握在他胸前的手示意他松开,然后站起身来,下意识地走到窗边。周泽楷知道那应该是什么重要的事情,眼神便顺着喻文州黏过去,把疑惑写在脸上。

喻文州冲他摆了摆手,表情却严肃了起来,背脊也崩成了紧张的直线。

周泽楷听不见电话那端的声音,只能留心听喻文州的回应:“……嗯,是我吧。”

“是他,您也认识。”

“其实挺久了,我只是没想好该怎么和您开口。”

……

“您别着急,这件事情我回去再详细说好吗?明天。”

周泽楷的神情,也跟着严肃起来。

 

喻文州挂了电话,垂着脸轻轻叹了口气。房间里只亮着台灯,周泽楷看不见他此刻隐在阴影里的表情。

“我和家里说来见朋友,他们本就觉得有点奇怪,毕竟是过年的时间。今天我们在外头的时候,被家里也来S市旅游的远房亲戚碰见了,私下拍了照……”喻文州话没说完,周泽楷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这一天在外面,他们都有些随意,各自围巾遮着脸便放大了些胆子,又是长久没见,不自觉地就有些腻乎,只是不知什么时候的样子入了别人的镜。

谁会想到,这么天南地北的,还会碰上熟人。

“小周,抱歉不能多陪你,我一会儿去改机票,明天先回去解释清楚。”

“你不用!”周泽楷见他始终站在窗边没过来,心下也有些燥,胡思乱想一齐冲上了脑袋。

你不用道歉,你没必要说破,只要说成是一个误会……

喻文州摇了摇头:“就算今天瞒过去,早晚也有被戳穿的时候。”

“那你……”周泽楷的声音里头全是犹豫和担心,颤颤巍巍地晃着。他们并没有做好出柜的准备,他心底本就有些担心,总还想着接下来和喻文州之间的故事需要慢慢来——他本想用文火炖盅高汤,一点点融了那些坚硬的阻碍。

可是现在……

“周泽楷,”喻文州叫了他的名字,突然抬起脸来看他,“你是不是担心我会跟你说暂时先不要联络,等我想好再来找你?或者你是怕我被家里说服,从此以后一拍两散?”

周泽楷沉默着点了点头,面上是显而易见的忐忑与不安。

“对我这么没信心?”喻文州走回他的身边,难得俯视着这张好看的面孔,手指点了点他的唇,“对自己的魅力也这么没信心吗,我的枪王?”

他的脸上带着些狡黠,却又散着安抚的气息。

周泽楷的眼睛忽地亮了起来,他搂着面前人的腰,把脸埋在了他的怀里。喻文州这会儿只穿着件厚T恤,柔软的布料紧紧贴着周泽楷的鼻眼,满满的喻文州的气息。

他想,这就够了。

那些不安慢慢地散了个干净。房间里很安静,他只感受的到搭在了自己肩膀的喻文州的双手,和紧贴着自己的,那个人呼吸的频率。

喻文州总是懂他。他的心情、他的心事总是被那人看了个彻底,然后轻轻戳破。

而此时此刻,那个被喻文州戳破的气球,把彩带与鲜花,都撒到了周泽楷心里。

 

原来,自己竟然让他这么不放心吗?喻文州轻轻地叹了口气,装作有些无奈的表情:“虽然大概会有点难,可是,枪王的一手温水煮青蛙,让我在锅里跳都跳不出去,你说该怎么办?”

周泽楷把人压在床上,把自己装满那人的眼里:“不是青蛙,是鱼。”

喻文州忍不住被周泽楷一本正经的冷笑话逗得笑出了声,“好好好,是鱼,”他把胳膊揽在周泽楷的颈上,拉下来吻了吻他的嘴角,“周泽楷,我不会逃。”

这么多年,喻文州一路遇上过坎坷荆棘,深潭泥淖,可是他从不逃避。遇见了,也总有办法跨过去。这是属于喻文州的坚持。

更何况这一回,他身边还有周泽楷。

他们之间似乎没有聊过未来,但他笃信着彼此的默契——

在他当初应了周泽楷的告白的时候,想得便是这地久天长。

 

周泽楷感觉到身下的人扭了下腰身,换了个更加舒服的姿势,就像捧在手中的鱼甩了甩尾,痒了他的掌心心尖。

周泽楷加深了那个吻——那是他想念已久的,属于喻文州的味道。

他想,他不要做一锅温水。如果喻文州是一尾鱼,他便做那江河湖海罢。

那么,在这长长久久的人生,无论那个人在哪里,都游不出他的心里。

 

这个人,他绝不放手。

 

 

FT:

遇水迭桥: 遇水阻拦,就架桥通过。形容不怕阻力,奋勇前进。

想过小周刚入队的时候的处境,希望有表达出来,也希望有刷出我喜欢的喻队的样子^ ^


评论(4)
热度(101)

© 南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