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

没有别的,苏一苏喻队么么哒。

【叶喻】慢日光(四)

这章没什么用的背景介绍:节目制作公司老板叶修×娱乐公司艺人总监喻文州

前文(一) (二)(三)

在喻受CP里,我一直觉得叶修是难得的,会带着喻队的步调走、教会他“恋爱”这回事的人→→→简单来说,这一章我在尽情O!O!C!,刷刷老叶的男友力。

 

四.

1.

两个人确立关系的第二年,叶修跟着喻文州回去见喻父喻母。

喻文州的父母都是知识分子,从小就培养了他独立自主的意识,从不过多干涉他的自由。但不干涉并不代表不关心,与叶修家里不同,喻文州的家人,只是知道他有一个“稳定交往的对象”。

哦,他们当然没有问是男是女,大约因为他们从未想过,儿子会带回来这么大一个“惊喜”。

 

“真的不用提前告诉他们吗,我怕伯父伯母受到太大惊吓,要是想揍揍我就算了,万一气出什么问题来……”

叶修与他商量过,是否提前跟父母打声招呼更好,但喻文州只是把食指压在叶修嘴唇之上,做了个噤声的表情。

“没什么好担心的,交给我。”

那晚,喻文州与叶修是被打出去的。说是打,其实是喻母摔碎了碗,而喻父铁青着脸扇了一巴掌,让他们滚出去。

喻文州生生挨了那一巴掌,和叶修一起略带狼狈地出门的时候,手指印在脸上留下的红痕全都浮了出来,看得叶修心里一抽。

不是旅游旺季,G市的酒店不算难订。叶修让助理临时订了间附近的酒店,打了个车过去。一路上喻文州都没说话,只是左手始终捏着拳头,还是叶修一点点儿把他的手指掰开,然后握在手心里。

明明在外头都是游刃有余独当一面的了,偏偏在亲近的人面前,才露出了这么点倔得要死的少年样。叶修大概猜得到喻文州心里头的念头,但车上总是不方便说,便只是捏了捏他的虎口,又拍了拍他的手背。

喻文州也只是这时才意识到叶修那安抚的意思。从出门到此刻,他脑子里还乱得很,好在身边有熟悉的气息拥着,这才缓了点过来。

 

进了房间叶修把人安置在沙发上,拿冷毛巾去给人敷了敷脸,又去迷你吧泡了两杯红茶,递了一杯过去。他看着喻文州接过,细白的手指下意识点在杯口上,袅袅的热气氤着刚才惨白着的脸也恢复了点血色。

“抱歉,”喻文州开了口,声音里还带点干涩,他顿了顿,大概在想怎么开口,“今天……”

“文州,”叶修出声突然打断了他,“你先听我说。”

“你想尽快和父母说清楚,是因为你知道我家里人已经知道你的存在了,对吗?”

“……是。”

“你选择不加铺垫直接面对,并且一起带着我过来,是希望表明你对于我们之间的感情的坚定态度,对吗?”

“……我想,直接说开总比慢慢拖着来得好。只是本以为你是客人,他们不会如此……”

叶修失笑,在之前,他的确是客人,在说开之后,他可是拐走了人儿子的恶人,怎会对他客气?

“你一直觉得在这段感情里,我付出得比你多,走得一直比你快一步,对吗?”叶修把手中的杯子放下,直视着喻文州的眼睛,喻文州却低下脸,没有回答。

“文州,”叶修叹了口气,“你这么聪明的人,都在想些什么啊。”

“我喜欢你,所以我追你。我家里人知道我是Gay,所以一开始和你在一起,我就告诉了他们。这些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情。我这么做,不代表你就需要这么做,感情里没有什么数值计算,你不用把自己逼得这么急、这么紧。”

“我只是觉得,那样对你不公平,”喻文州低声说了一句,带了点懊丧的样子,眉头紧了紧,不自觉抿紧了嘴角,“叶修,这么久以来,我似乎从来没有主动为我们之间做过些什么,我想这不是一份感情应该有的样子。”

 

这就是自己的恋人啊,叶修心底泛出了点暖意。这个人,从来眼光犀利步步为营,唯独对待爱情那么不知所措。而在他看来,这点不知所措简直可爱的要命,像他把真实的内里露出了一星半点,坦诚给他看。

“最一开始是谁勾引我的?那几年是谁一直拒了各种美女和攀高枝的机会?后来应了我表白的人又是谁?还有个人跟黄少天说‘我是认真的’,诶文州你说他不会是骗人的吧?”

“谁一开始勾引你了我才没有……”喻文州飞了个眼刀过去,扎在叶修的眼里,这才看到他满满调笑的表情,意识到这是被人调戏了,终于也松了口气,笑了起来。

看他笑了,叶修也不再多说。他们彼此之间总是看得清楚,喻文州这点上的的死脑筋,该是解了。他拉过喻文州的手,看着他脸上的印子,歪着调子哼唧:“啧啧,真是打在儿身,痛在娘心啊……”

“你……”

“好了好了,一会儿再把脸捂一捂,还得想想办法接下来怎么办,总不能就任由你爸妈气着吧。我说文州你看今天岳父岳母对我有一丁点的好感没有?都是未来爹娘可别真恨上我那你可对我负责……”

“叶修!”

 

2.

 叶修和喻文州第一次进行到最后一步,是确立关系的半年后。此前,喻文州大学交过女友,毕业以后倒是一直单着,叶修认定了喻文州之后,便也不曾做过什么越矩的事情。

叶修不是什么柳下惠,喻文州也不曾有X冷淡或是精神洁癖,拖了这么久,单纯是因为喻文州怕痛。

那时正是热恋,两个人想着各种方式遇见,哪怕只腻歪半个晚上也是好的。又不是七八十岁的老年人,与喜欢的人腻在一起难免擦枪走火,特别叶修为了这一天已经把心思煮成一锅粥小火慢炖了好几年。

只是每次看着喻文州惨白着一张脸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叶修也狠不下心,最后彼此用手解决。

喻文州曾经试图认真和叶修讨论过上下问题,不过实在是他在这方面意外地有些害羞,便索性便宜了某人。

 

真到了最后关头那天,还是喻文州自己下的决心——用他的话说,早也一刀,晚也一刀,干脆利落点算了。只是叶修还跟着一边觍着脸说,文州,不是一刀是一“枪”啊。

喻文州假模假样一个肘击过来,叶修也把戏做足了样子:“哎哟文州你好狠我的心好痛快来帮我看看……”他一手捂着胸口,另一只手拽着喻文州就势往床上一躺。

喻文州笑着看他演,也顺着他坐到了床边。

“叶修,我先说好,要是你技术太差的话,就没有下一次,或者下一次换我在上头。”喻文州闭了闭眼,开始一颗一颗解衬衫的扣子。

叶修撑起了身体,看着那人颤抖的睫毛,渐渐敛了笑意。他按住了正在和胸前第三颗纽扣纠缠的喻文州的手,对上后者略带疑惑的视线:“我来。”

 

叶修把喻文州按在床上亲吻的时候,自己已经脱了干净,被子虚虚搭在他身上,喻文州也被他脱的只剩敞着的衬衫在身下惨遭蹂躏。

看喻文州紧张得浑身都热了起来,目光游移不定,叶修也没像往常一样起什么逗弄的心思,只是亲了亲他的眼睛,用体温安抚着他。

叶修的前戏做得仔细,惹得喻文州也不禁情动。手指的进入让他也没忍住压在喉头的呻吟,叶修的唇在他的胸口流连着,听到声音停了两秒,然后用了点力气,留下了红痕。

叶修的性器略带下弯,他本想让喻文州用背后位,这样可以减少他的疼痛,让他更快舒服甚至愉悦起来——毕竟是第一次,他总想给他最好的。

可喻文州拒绝了他。喻文州握着他撑在身边的手腕,直视着他的双眼:叶修,我想看着你。

最终进入前,叶修忍了忍,直到喻文州忍不住示意,才终于闯进那一片温暖的紧致里。

两个人的肌肤紧紧相贴,那样的契合与满足,像是本就该如此一般。

他们都不是什么血气方刚的少年,也并不需要小心翼翼的讨好,这番温柔,不过是因着对方是自己珍视的人罢了。

 

后来,黄少天曾开过叶修的玩笑说“你行不行”,被叶修满不在乎地“那你得问文州去啊”堵了回去,而喻文州知道以后,在床上狠狠磨了叶修一番——虽然最终的结果依然是第二天他自己直不起腰,但叶修一边给人按摩捶腰一边心下心疼自己的枪,想着这人别的挺心脏的就这点上面皮薄以后还是得少拿这事儿开玩笑。

毕竟,这可事关自己的终身幸福不是?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3.

黄少天刚知晓叶喻两个人之间的事情的时候,先是惊诧,然后是愤愤不平,接着接受的理所当然,甚至出乎了喻文州的意料。不过按黄少天的话说,就是“老叶对你的心思真是暗潮汹涌啊我居然之前没发现!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文州你男女通杀心思稳重,我不知道叶修这么阴险狡诈诡计多端甚至瞒过了我……”仔细一想,便坦然了。

同性相恋这种事在社会上早不鲜见,更别说光怪陆离的娱乐圈,卖腐早就是风尚,上上床什么的也不过你情我愿,于他而言,担心的不过就是喻文州而已。

好在叶修在圈子里名声不算差,彼此私交也不错,更何况,喻文州郑重其事地和他说“叶修是认真的,我也是”——他总是相信着喻文州的。

 

黄少天最初和蓝雨的合同是七年,签的时候还是新人,自然大多数油水给了公司。不过蓝雨的气氛一向民主,公司头脑足够聪明权限放得颇为宽松,后来条款分成也更改过两回。黄少天是没操心这事儿,反正喻文州会给他安排得宜,双方受益。对他来说,其它公司挖角时候提的利诱,远远比不上这些年蓝雨的情谊。

几年下来喻文州手上攥着不少资源,杂志、节目、电视剧、电影还有广告,放给公司里的艺人都是用其所长,无论人走人留,圈子里都没听到过什么指摘。

当然最好的资源还是给了黄少天——他是当红的艺人,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与他在工作上广泛的人脉不同,喻文州的私生活足够低调,唯一称得上谈资的,是某大公司老板的独生女曾一度追他追得紧,后来也不了了之。那公司本是蓝雨某长期合作的赞助商,女儿是黄少天的粉,还没毕业就跟着父亲参加了不少蓝雨内部的活动,后来不知怎么就惦记上了喻文州。

喻文州连拒绝都拒绝地温和有礼,姑娘泪眼朦胧地问他要了个拥抱。而他连拥抱都给得温柔而节制。

 

这事儿不知怎么传到叶修那边,在下一回碰到黄少天的时候,他就有意无意提了两句。黄少天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揶揄的机会:“你不知道那姑娘长得漂亮身家又丰厚,关键是捧着一颗真心,简直感天动地。你别说我要是女的我也要嫁文州啊,多少人的梦中情人……偏偏明月照沟渠真是让人痛心疾首!”

叶修自然不会理会黄少天的连篇累牍,不过心下不是没有那么些隐秘的得意与骄傲,就像自己珍藏多年的宝物被挖掘而出惊艳于世一般。总之,他全当黄少天是对他眼光的夸赞了。

晚上的时候叶修不知怎么生出点浪漫的心思,打电话给B市的花店,给喻文州订了束花。他对花语什么的从不曾了解,就让花店帮他做了决定。

第二天一早,鲜花送去蓝雨的时候,前台一群妹子八卦之心顿起,等喻文州经过的时候递了过去,相熟的姑娘还在嘀咕着“喻队这么漂亮的花是谁送的呀?”

喻文州最初还真没想到,这花会来自一向务实且毫无情调的叶修,直到看到卡片上“Y&Y”的留言,才恍然一笑,拍了张图传了过去:

“突然这么浪漫我还以为是弄错了对象^ ^”

叶修正在开冗长而无趣的经管会,算了时间喻文州差不多该到公司,果然就来了信息。

划开一看,他嘴角的笑意差点没藏住,又义正言辞地回了过去:

“宣示一下哥的所有权。”

 

在商场厮杀,在职场拼搏,在诡谲的人际缠绕里独善其身。叶修与喻文州,从来都是自己领地里的强者。

可在这漫漫人生路,总是有这么一个人,会让你收起尖锐的獠牙和利爪,把那些温柔的、未曾示人的软弱,拥在怀里。

这大概,就是“爱”的模样吧。



FT

预计下一次完结。

其实这篇文可以随时完结反正也不是剧情向~

我的叶喻就是这么甜!OOC!任性!


评论(15)
热度(118)

© 南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