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

没有别的,苏一苏喻队么么哒。

【叶喻】慢日光(完)

没什么用的背景介绍:

节目制作公司老板叶修×娱乐公司艺人总监喻文州

前文(一) (二)(三)(四)


完结啦,甜齁了不要怪我www



五.


1.

年底的贺岁档,向来是兵家相争之地。国产大片里,喜剧总是容易在这时候招人欢心,特别是一年年见的,导演编剧都是多年的老搭档,更是称霸票房。

那年年底,喻文州帮黄少天接了一部爱情电影,演了个一往情深的男二号。

这片子卡司不大,好在选的演员都是当红偶像,又打了青春的金字招牌,戳的是一批人的青葱回忆。不说评分,单是票房,竟也还杀出重围,紧随喜剧片之后。

这电影最终出片的时候喻文州就跟着看过,心下给出的评价是画面远远大于剧情,好在黄少天的角色讨巧,总归是一次不错的尝试。

所谓男一是给女主爱的,男二是给观众爱的,黄少天的角色最后竟收获了观众一票眼泪。


叶修本对这类跟风中二之作嫌弃得要死,但那次两个人在外头吃完饭闲逛,不知怎么心血来潮就进了影院。

看到一半的时候,喻文州就有些昏昏欲睡,毕竟剧情早就心知肚明,进电影院也不过是一时兴起。叶修看他闭着眼睛头往下点,知晓这人最近工作也是忙了个彻底。

他想着这会儿回去喻文州大概又不会老老实实休息,还不如在这里小憩一会儿,便揽了他颈项,靠在自己肩膀上。他们本就是最后一排的双人位子,抬起中间的扶手刚好就是适合如此搂抱的距离。

喻文州大概也睡的有点迷糊,勉力撑开眼睛看清靠着的是谁,呢喃了句“叶修”就又睡了过去。叶修侧过脸看了看他,黑暗里印着屏幕上明明灭灭的光,睫毛微微颤动像羽毛一样。

大约半个小时,喻文州就清醒了过来,很快又恢复到不动声色的模样,只是侧脸上还留着压在叶修肩头时候留下的痕迹,被光线一打似上了些阴影。


与叶修相比,喻文州的睡姿特别老实,睡觉前什么姿势,醒来后还是一样,一般都是侧卧着选取所谓“最健康的睡法”。叶修原先老嘲笑他做法老派,还泡脚养生搞得跟老年人一样——做这行的,哪有什么作息规律生活健康这回事,也没把那些叮嘱听进去。

直到有一回叶修感着冒赶项目,连轴转了几天又上了酒桌应酬,突发了心肌炎直接进了医院。好在送医及时,没出什么生命危险。

叶修只跟喻文州说是发烧感冒在家多躺躺,不过经不住苏沐橙没两天把他卖了出去。

喻文州到的时候苏沐橙正在给叶修削苹果,看见人进来便迎了上去。喻文州没搭理叶修,直接把情况跟苏沐橙那儿问了个清楚,什么还得挂几天水、多长时间内得卧床静养、日后要保持良好生活习惯……叶修看着喻文州脸色越发冷,心知不妙,好在病人还有博取同情的特权,便递了个“我不舒服我好受伤”的可怜兮兮的眼神过去。

喻文州哪会真的和他置气,这会儿不过是想让叶修知晓轻重,看他如此还是心疼占了上风。他让苏沐橙先回去休息,安安静静坐到了叶修床边,手轻轻覆在叶修手上。

病房里空调打得很足,但打点滴的手还是有些凉。叶修动了动被温暖的手指,看喻文州一直不开口,难得地露出了谄媚的笑容。

“文州……”

喻文州看叶修惨白的脸色和虚弱的神情,终于还是狠不下心不搭理他,只得叹了口气:“好了,先养好病再说。”


就像叶修没跟喻文州说自己生病实情一样,喻文州也没告诉他,知道他紧急送医的那一刻,急速飙升的心跳,一瞬间空白的脑海和乱成一团的心情。

叶修也算大病一场,之后很长的一段修养期里,都削减了工作量。只是时间久了压力在身,工作狂的秉性又重新冒了头。但从那时候起,叶修那儿多了一堆营养药片,而原本放在叶修家里落灰的泡脚桶也重新被翻了出来,时不时用上一回。

毕竟,他也不想再看见,喻文州压抑担忧情绪时候,藏在一双眼眸下头的不安的样子。


收回思绪的时候电影已经进入最后的高潮,是个开放式的结局:错过分开那么多年,男女主人公终于在汹涌的人潮里看见对方。隔着匆匆人流无声对望,女主挂着笑容,落下了一滴眼泪。

影片的结束画面是一片海,起伏的海浪拍在镜头上,然后视角渐渐下潜,留下的是深深浅浅的蓝。

在这空无一人的画面上,渐渐浮现出了一行字:

“这一生,也许走过岔路,但好在爱过对的人。”

叶修吐槽着女主角浮夸的演技,但没松开和喻文州十指紧扣的手。

还有什么,比对的人在身边更好呢?



2.

这几年,喻文州常常出镜。如今娱乐圈颁奖礼多如牛毛,蓝雨近年投的电影拿过不少奖项,喻文州时不时也会代表公司去上台领个奖,说一些冠冕堂皇的感谢语。

而记者也都是很喜欢采访喻文州的,一方面是这个人说话处事都让人舒服,另一方是一旦出了什么蓝雨相关的新闻,逮不着事件当事人的时候喻文州是最好的采访人选。更何况,虽然向来套不出什么料,但他的回答从不会让人无点可写。

有一回,黄少天和一个新秀拍了部剧,姑娘水嫩得很,剧里是感情戏,剧外也跟着炒了两把。顺水推舟的常态,黄少天回应起来也是得心应手,参加活动被记者追问的时候,把直球斜丢了出去:“她是很可爱我也很喜欢呀,只是我家经纪人说啦,今年我表现不够好的话,就不让我谈恋爱。”他说得轻巧,还带着一脸无辜的笑。

叶修吃饭的时候,电视上刚好在放这段娱乐新闻,下面还打着大标题“黄少天:经纪人不让谈恋爱?!”。镜头一晃,一边无辜中枪的喻文州瞬间被话筒和摄影机包围。叶修看着他依然保持着笑意盈盈的样子,声音里还夹杂着背景里相机咔嚓咔嚓的快门声:“别听他瞎说,那可是少天自己立誓的,要捧着影帝的金杯去找喜欢的人才够分量。”脸上一分惊讶两分镇定三分玩笑四分无奈,演得刚刚好。

一边的黄少天刚乐得清闲两秒,又被媒体的下个问题挂到了靶心:“那黄少就是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吗?可以透露一下想把金杯送给谁吗?”

娱记和明星之间,你来我往打太极的戏码天天上演,叶修并不在意,只是看着电视屏幕上并非在中心焦点的人,心下突然有点惦念。


相比之下,叶修在媒体那儿倒是近乎于一个隐形人——但凡抛头露面的活动,他是能躲就躲,就算杂志做什么“节目背后的故事”之类的专访,他也决不西装笔挺地去拍什么照。

用兴欣另一位老板陈果的话来说,是“你怎么一点企业家的形象也没有”,叶修倒是嗤之以鼻,什么企业家,我就是个做电视的。

不过喻文州却是知道应付媒体的辛苦,笑叶修不过一个“懒”字而已。说话的时候他刚洗完澡,头发没干,只围着浴巾,锁骨上还有前晚留下的红痕。

喻文州声音里笑意盈盈,眼角眉梢还带着水汽。说这人一脸无辜又诱人的样子没那么点故意,叶修自己怕都不信。他勾勾手指,让人过来直接亲了上去。

“是啊,我应对文州大大一个人可就足够辛苦了。”


在谈恋爱这件事情上,叶修和喻文州都是务实派,或者说,在漫长的暧昧期里,俩人都动足了脑筋,真到戳破那层纸以后,上演的往往是细水长流过日子的戏码。

不过偶尔,生活里给对方的那点惊喜,仍然是两个人的小情趣。比如某个纪念日,刚签了案子一身轻的叶修一边对着电话那头说“日子不重要,你忙你的”,一边直接从口袋里摸了钥匙打开了喻文州家的门,手机还没掐断,就看到屋子里的人夹杂着惊讶与欣喜的表情。

说起叶修手上的这把钥匙,应该算得上是两人确立关系之后,喻文州表白心意的“定情信物”。那回喻文州因着工作的关系,黄了两人计划好的旅行。叶修本并未上心——都是工作为重的脾气,他也知道这在所难免。只是喻文州脸上的一抹愧色,让叶修起了点逗弄的心思,佯装泄露出一点不被放在心上的失落郁郁。

没过两天,叶修收到份来自喻文州的快递,里头只这一把钥匙,附上一张字条,上面手写着几个字:你比它更重要。

所以,比起说情话,喻文州也向来不落人后不是?



3.

年底,卢瀚文如大家所料,拿到了最佳新人,这其中,叶修那档节目的推动可谓功不可没。蓝雨一年下来成绩不错,眼看还有大半个月过年,安顿好后续事宜,喻文州索性给自己放了个假,拖了个箱子直奔H市而去。

叶修手上接的项目正在收尾阶段,回家看喻文州盘着腿抱着手提坐在沙发上,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散了散身上的寒气才靠过去:“哟,这是蓝雨娱乐驻H市办事处代表吗?”

叶修走到沙发后头,喻文州仰起脸来看他,碎发从额前滑到耳后,声音里带着点儿懒散的气:“怎么这么早回来?叶神这可是怠工。”

叶修做出一脸痛不欲生的样子:“天寒地冻我竟还要养家糊口,不能软玉温香在怀,真是惨绝人寰啊……”

连软玉温香这种胡闹的词都用上,喻文州都懒得摆出嫌弃的表情,只是摊了摊手,促狭一笑:“没有暖气的江南正好锻炼叶神钢铁般的意志力。”

家里虽然开了空调,但远远不如北方集体供暖的战斗力。生于、长于温暖潮湿的G市,又长期生活在坐拥暖气的B市,喻文州最不能习惯的,便是江南的冬天,这几日住了进来,倒是消散了以往工作时候的精神,宅在家里不愿出门。

——像一只慵懒的猫一样。叶修想着,就着姿势摸了摸喻文州的发,弯腰在额头上落下一个吻。


H市的冬天虽然磨人,但总也有好处。

比如这会儿,以往睡觉都只规规矩矩卧在一侧的喻文州,正下意识地蹭进叶修的怀里。叶修也侧着身把人揽着,不过下头却不老实,蜷着腿用脚趾摩擦着喻文州的小腿。喻文州本也只是合着眼休息,给叶修一扰,也没转身,直接背着手掐了下叶修腰上的软肉。

“别闹。”喻文州眯了眯眼睛,两人的动作引得被子露了点缝隙,他忍不住又往人怀里缩了缩。叶修伸手去拿床头的空调遥控器,把温度又打高两度,然后就势把人搂了搂紧。两个人都是长手长脚,这会儿缠在一起,肌肤贴着肌肤也足够安心,似乎连呼吸都是一个频率。

喻文州在熟悉又温柔的气息里朦朦胧胧又睡了过去,叶修也合上眼,陷入黑甜的梦里。

窗户上凝着雾气,月光被窗帘锁在外头,屋子里是一片柔软的温存。

日子还长,比起别的,大约这分安眠才是弥补了那些清冷的夜晚的,最为珍贵的温度吧。


喻文州回家的机票订在年二十七。虽说父母已经默认了两个人之间的事情,但起初得知他在叶修这里,难免还有些生硬,只嘱咐了一句“早点回来过年”。

离开的前一天,叶修订了家江边的餐厅。

这是家法餐,店面不大,环境和口味都没得挑。叶修其实对西餐兴致不大,或者说,他在吃上也不过追求个“吃饱”就足够,只是之前带喻文州来过,看他喜欢得紧,自然做了回头客。

餐厅的私密度相当不错,即使是两个人的桌,也是个小小的包间。落地窗外头是奔腾的江水,冬天天黑得早,只余点滴的斜晖和早已亮起的路灯洒在江面上。

菜色是叶修点的,反正他也早已清楚喻文州的口味,每一道也都颇合两人心意,特别是前菜的薄片三文鱼通心粉,佐的是帕玛森奶酪、黑松露和根芹汁,端上来的时候喻文州眼睛一亮。

吃法餐自然要佐点红酒,两个人平日应酬都会喝些,但都并非嗜酒之人,此刻也不过添分情趣。

最后甜品上桌的时候,喻文州已经吃了九成饱,他举了举杯子和叶修示意,“叮”的玻璃碰撞声煞是好听。

“今天这顿吃下来,倒像是情人节晚餐一样,”喻文州笑着抿了抿酒,“很喜欢。”

“喜欢就好,”叶修拿叉子戳着面前的甜点,“正好有事和你商量。”

“嗯?”

“文州,你觉得,我们结个婚怎么样?”


“你知道的,我爸妈长期在国外,过年也不回来。前一阵跟我商量,能不能把你带去认个门,”看喻文州愣在一边,叶修却依然是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他们嘛,总还是想有个小仪式,就是那种Yes I do之类,家人小范围的就行,你看如何?”

喻文州脑子里瞬间转了365个弯,微怔着放下了酒杯:“你这是……”

“对,是求婚,”叶修拿餐巾布随意擦了擦嘴角,他向来不像喻文州一般注重餐桌礼仪,“所以,就这么定了,4月份过去天气比较好,你忙不忙?”

“等等,我……”

“啊,还有一件事情。前几天,我给你爸打了个电话。伯父虽然对我还不太满意,但——”叶修说着,从口袋里摸出了张纸,是张出行单,“但他邀请我今年跟你一起回去过年。所以,明天我和你一班飞机。”

“叶修……”

“所以,喻文州先生,”叶修的语调终是认真起来,“你是否愿意答应我的求婚?”

他直视着喻文州的眼睛,眼里盛着灯火烛光,与那些如窗外江潮暗涌般的情意。


他看着那个人的表情从思考着的僵硬变得逐渐生动起来,深黑的眸子里明亮如星光,然后有一抹笑,一点一点地从唇边绽放开来,像是投在湖里的石子,晕开一圈圈的波纹,接着鼻翼、眼角、眉梢,都染上了他最喜欢的,属于喻文州的神采。

他听见他说,叶修,今天你用完了一年的抢答份额,那么,要不要再帮我做个回答呢?


——Will you marry me?

——I do.




尾声

H市飞G市的一路,天气都很晴朗。即使路过的城市冷锋过境,但在万里高空,湛蓝的天空和绵软的云层,依然看得人神清气爽。

喻文州坐在靠窗的位子,阳光从舷窗晒进来,撒的他脸上,身上和手里的书上都一片明亮的浅黄,带着一片暖意。

叶修捧着ipad在一旁看美剧,和以往他们每一次出行一样。

本也没什么不一样。


叶修抬头看了眼窗外,正好撞见喻文州望着自己的样子。

喻文州的睫毛很长,此刻被日头染的带上了金色,和嘴角微小的弧度加在一起,像一幅岁月静好的画。

他们谁也没有说话,只是贴近了额头,安静地看着对方眼里的自己。他们熟悉对方脸上的每一个细微表情,却第一次发现此刻的自己,带着相同的安然与笃定。


那是这年年岁岁里流淌的一捧日光,照着名曰“未来”的山高水长。



END


 

 

说在后面的话:

打下最后三个字母有点舍不得。

好几年没写过同人了,全职或者说喻队不知道勾到了我的什么瘾,那天脑子里突然就蹦出了这么个故事。

结果写着写着先期预想的人物背景设定和故事很快被我抛诸脑后,基本一个也没用上,一个劲儿往甜(O)甜(O)甜(C)去了。

这并不完全是我所理解的叶喻,但却是我所希望的,能给叶喻的一个故事。他们彼此的支撑与包容,彼此的试探与你来我往,还有为了未来的每一分努力与相互回应,都围绕着爱。

也许儿女情长了些,但我一直笃信着,love has the power that can travel through time and space.

不知不觉这篇写了2w字,也有点出乎自己的意料。感谢大家不嫌弃,每一个小红心,每一条评论(留言大感谢),以及来领无料的GN们的喜欢(收到了来和我说一声嘛www),谢谢^_^ 

总之,我大概会继续傻白甜下去XD


最后还想喊一句,叶喻大法好,喻队么么哒!

挥手,我们下篇再见~




评论(16)
热度(222)

© 南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