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

没有别的,苏一苏喻队么么哒。

【摸鱼之韩喻】鏖战

韩喻 鏖战


*摸鱼就继续原著背景傻白甜,苏苏不同cp各种角度的喻队~

*我的韩队好像画风不太一样……

*祝大家圣诞快乐^_^

 




“为什么?”

“那你为什么拒绝来参加世界联赛?”

“你知道的。”

“是,并且我尊重你的决定。”

“可是你没必要。”

“无论如何,我想你也应该理解我的选择,韩队。”

 

韩文清放下电话,一口气还憋在心里没舒坦。

他的交往对象,喻文州,就在刚刚,客客气气得称呼他“韩队”,委婉地向他表达了自己的不满。两个人的关系确定以来,他还没感受到网传的“喻文州爆棚的男友力”,就先体会到这个人包裹在温柔里的尖锐。

拒绝了世界联赛邀请的韩文清与接下了世界联赛中国队战队队长一职的喻文州,就这么首次陷入了僵局。

从相识到相爱,他们走了七年,距离上一次见面,还不到七天。韩文清皱了皱眉,放下手机,向训练室走去。

今天的日常训练还没做呢。

 

喻文州出道那年,韩文清刚带着霸图攻下了叶秋的嘉世王朝。猛虎一般的韩文清向来冷面,对着闪光灯与镜头,只是握着冠军奖杯一脸严肃:“霸图,一如既往!”

那一年联盟新人辈出,各家战队现在以及未来的主力们,几乎都来到了现场观看那场对决。那本也是霸图主场,因而晚上庆功宴的时候在同一家餐厅遇见众人,便似乎毫不意外了。

喻文州在一群人里并不显眼,与韩文清的交流和大家也没什么不同,不过是伸出手说了句“韩队,恭喜”,但韩文清却硬生生从里头多听出了一丝诚恳,又从他眼神里看出点企图心来。

不认识到输就不可能进步,不想赢就别来打比赛——也不过二十岁出头的韩文清,十分少年老成的,对喻文州点了点头。

 

对于韩文清而言,蓝雨战队新任的队长,是他在联盟中极少接触的一类人。这绝不是说喻文州有什么不好,只是韩文清那直来直往的强硬风格,和喻文州就如同两个极端。

他熟悉的那些战队队长们,嘉世的叶秋是他的老对手,技术和嘲讽才能一样强悍,属于“想跟他打,更想揍他”的类型;百花的孙哲平场上杀伐决断,为人也颇是爽利,从不拖泥带水;呼啸的林敬言虽然账号卡职业是流氓但本人毫不流氓;微草的王杰希打法诡谲,思维虽然跳脱但处事极为认真;至于蓝雨的前两任队长,魏琛是在日常的突破下限里夹着狂放不羁,方世镜倒是稳重得多。

而这个一出道就接了蓝雨队长的喻文州……如果非要说起来的话,大概是面面俱到。

场上玩得了手段,场下装得了客气,明明是个满脑子一二三四的犀利角色,为人处事却刻着温柔——况且,他还只是个十来岁的少年,整个一人小鬼大。

更何况,在韩文清的荣耀人生里,向来只有“足够强所以我可以”的勇往直前,所以当他察觉到喻文州那刚过职业选手入门的手速时,难免有些震惊。把电子竞技作为职业,既需要天赋也需要后天努力,而手速,正是最基本的天赋需求之一。

而弥补如此短板所需要的付出,他虽未曾经历,却可以大约想象得到。

技术可圈可点,人倒也是不错,就是崩得太紧,累。这念头在韩文清心里一闪而过。

 

叶秋曾经用一个“犟”字形容韩文清,后来没几年又加了一句“别看喻文州看起来云淡风轻的样子,骨子里头跟老韩一样犟”。

韩文清没想过是不是这些相似吸引他对喻文州多了一丝关注,但他确定,他欣赏这个人。

而欣赏,往往是感情发酵前的启蒙阶段。

很久之后,当喻文州已经在重重质疑与责难的声音里走过,毅然扛起“豪门蓝雨”的不落旗帜,被冠以“四大战术师之一”、“大神”头衔以后,他在面对媒体追问的时候,也毫不讳言自己的不足,甚至揽过不属于自己的失误,更不曾吐露过这些年的辛苦。

只有一次,蓝雨俱乐部做活动,开设了个微访谈。在面对多年死忠粉丝“喻队你当年知道自己手速不够,是怎么下定决心坚持走职业这条路,又是怎么坚持下来的呢?”的问题时,他打下了这么一段话:

我不想做一个梦想家,我想做一个为了梦想的实干者。拼搏和努力是这条路上每个前进者的必备条件,很幸运,我成为了那1%。既然已经站在99%的人希望但未能站在的地方,我还有什么理由不付出100%呢?

有人说喻队这回答真是励志不愧是官方帝,但这微博被刷到韩文清首页的时候,他却觉得他答得认真极了。

 

第六赛季的决赛是在微草的主场。索克萨尔最后的吟唱和夜雨声烦的光剑同时杀到,带走了魔术师最后一点血条。

屏幕上打出的荣耀和场上的欢呼与咒骂夹杂在了一起,而不小心坐进微草粉丝群的韩文清,周围更是一阵喧嚣。坐他斜前方的姑娘的声音里都带着颤,但气势一点儿不落人后:“还我微草冠军!喻文州这个心脏手残的笑面虎!”

还引得呼应一片。

韩文清差点拍案而起怒斥“你懂个屁”,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居然打算和这些姑娘们说说道理简直幼稚得够可以。

要骂也是我先骂,韩文清拉了拉乔装用的帽子,要知道,上一个在赛场中栽在他手上的人,可是自己。

这一年蓝雨这一冠来得不易,前后对上嘉世霸图微草三支冠军队伍,绝对称得上是杀出一条血路。作为一个几乎上不了擂台赛当不成主攻手的队长,喻文州可谓把他的战术发挥到了极致,几近完美地打出了只属于蓝雨的配合。

当然,这一路下来也多了些令人哭笑不得的“昵称”。笑面虎也好,狡诈的狐狸也罢,也不过让人一乐。只是多年后谈起此事,喻文州狡黠一笑,问坐在对面的人;“那么,你是个好猎手吗,韩文清队长?”

 

***

又是失误!韩文清砸了下桌子,以泄心头愤愤。

今天的训练成绩并不理想,他也知道是心绪不宁所致,不免对自己有些不满。

拒绝国家队的邀请,韩文清的确曾有些犹豫。怎么会甘心?放弃这样一次可以拼尽热血站在荣耀巅峰的机会。可是,他对自己的目标却有更加清晰的规划:为了霸图。

这是他十年的青春与汗水,是他十年的根茎与执着。他更加清楚自己的状态,也许拼命足以应对两者,只是若要全力以赴,便绝不能分心。

这件事他最初还并没有告诉喻文州的时候,就清楚喻文州已经知道——因为他听到了他接手国家队队长的消息。

他并非对此有什么质疑。对于喻文州的能力,他从不怀疑,只是……因为他的不出场、王杰希的拒绝才接手的队长,这里面的尴尬大家都心知肚明。外界本就对这份名单流言蜚语漫天,他此时接过的担子该有多重?这样的责任,换作任何一个人都不愿去承担,而喻文州完全也可以礼貌退让,不需要主动把自己送上风口浪尖。

他明明可以任性一点。可是,那样任性恐怕也不是喻文州了。韩文清想,这么多年,即使是他,也不过见过喻文州那么一次任性的时候。

 

那是第八赛季,叶秋突然退役,作为唯一一个同时代还在场上拼搏的人,韩文清也被媒体拉了出来。虽说都知道他应对媒体颇不耐烦,还是有胆子大的记者问出了“那你思考过退役的事情吗”这样的问题,韩文清铁青着脸吐出“没有”俩字,硬是逼得人打了两个哆嗦。

后来这段采访还是出现在了电视上,结果没两天,喻文州突然出现在了霸图门口,然后让门卫大爷给韩文清打了个电话来领人。

那时候韩文清已然意识到喻文州在他心里有些不同,见人来了自然心情不错,只是对这突然袭击还存着些疑惑。

赛季还没开始,霸图的大多数人都还在回来的路上。韩文清打了招呼把人领了进来,也没多言,只是听着他的脚步声,跟在自己身后,刚好三步远。

到了宿舍给人倒上水,韩文清才又开口:“怎么突然过来了?”

 

韩文清的宿舍干净整洁,东西放地规整,很有他利落霸道的风格。喻文州看了眼墙上挂着的霸图Logo和战队合影,眨了眨眼:“看到段和你有关的采访,突然就心血来潮了。”

“什么采访?”

“关于退役。”

韩文清皱了皱眉,不知道喻文州为什么提到这件事,总觉得心下有什么微妙的情绪翻涌。

喻文州顿了顿,又问道:“是不是打扰到你了?”

“没事。”韩文清并未多言。而他对面的人突然笑了起来:“没事就好,因为打扰到我也不打算后退。今天过来就是想说一声,我喜欢你。”

喻文州眼神发亮,看着似乎中了什么僵直咒的韩文清,嘴角的笑意更浓,声音还是清亮又坦然:“本来没打算现在告诉你,但看到采访的时候,想到韩队如果有退役或者突然消失的一天,总觉得现在不说就晚了。”

其实那时他们之间早已互相称呼名字,这时候喻文州重新改口韩队,倒叫他有些不习惯。特别是那人说得如此坦荡,好似这事本就该如此一般。

“韩队别紧张,我只是来表个白,不用急着回应。”喻文州把杯中的水一饮而尽,“好啦,那我就先回去了,下回赛场上见。”他说得轻松,连带脸上的表情也舒展成愉快的样子。

 

直到喻文州离开,一直僵在桌边的韩文清,才终于缓过劲来,大脑像长久不用有些生锈的零件一般,咯吱了几声才重新回到正轨。

以温和、理智著称的,蓝雨战队现任队长,他所认可与欣赏的对手,喻文州,刚刚来跟他表白了?

谁许他这么肆无忌惮的任性的?!谁准他说完就走了?!这人TM是来动摇军心来的是不是?!

如果一定要用什么词来形容当时韩文清的状态的话,大约是“心头万千草泥马呼啸而过”。

一时怒上心头,他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关注重点有什么不对。

 

“如果我拒绝你了呢?”后来韩文清认真地问过这个问题。

喻文州只是比划了个姿势:“索克萨尔从不打无准备之仗。”

他想,那几年和韩文清之间的暗潮汹涌,如果不点破,怕也不过如此了。可是,他却不想浪费难得的默契。

韩文清想了想,觉得自己可能掉进了什么坑里,只是摔得心甘情愿罢了。

 

 

***

韩文清与喻文州的接触,最初仅限于联盟的赛场和会上,相比之下,自家的队副张新杰因为和喻文州同属“黄金一代”,性格又颇为相投,倒是有着不错的私交。

那回刚入夏休,韩文清顶替了临时有急事回家的张新杰,给来休闲的喻文州做了两天东。喻文州本来拒绝地客气,但韩文清干脆利落的“反正我也要吃饭”,让他也顺水推舟了一回。

他们去无名小吃排队吃家常菜,去浴场看人头下饺子,晚上又就着海风吃新鲜的海鲜喝生啤。一路聊得颇为随意,虽然话题大多围绕荣耀——这是职业选手的通病。本来零星的拘谨客套也很快散了。

韩文清酒量不错,但却极少碰这个,喻文州酒量勉勉强强,但此时也就个乐趣。

“你真的不会游泳?”下午的时候他们只在海边栈道逛了逛,天气这么热,韩文清本以为他有下水的打算,喻文州却摆摆手说自己不会。

“其实可以浮的起来,但是称不上游泳。”喻文州一边说着一边剥开一只虾蛄。

……吃皮皮虾也要用筷子折腾半天?韩·吃海鲜一定要动手·文清挑了挑眉:“你可以套个游泳圈,而且浴场边上水浅的很。”

喻文州把用筷子扒拉出来的整块虾肉愉快地放进嘴里:“本来是打算和新杰一起下海的,但是韩队的话,总觉的会觉得是个严厉的游泳教练,我怕周围的人太紧张腿抽筋……”

我有这么脸黑吗!韩文清把酒杯放下,刚要散发出“你好大胆子”的气场,就因着喻文州脸上还带着少年气的玩笑表情敛了回去。

……算了算了,跟个小孩儿的玩笑计较?而且这小孩儿还挺有意思的。韩文清看着依然慢吞吞和虾壳搏斗的喻文州,无奈地叹了口气,动手唰唰唰剥了几只出来,往他碗里一丢:“吃,明天去游泳。”

喻文州眼里收了点惊喜,又做出点故意的严肃:“韩队真是个好人。”

这是给我发好人卡还是怎么着?!韩文清愤愤想着,剥虾的手依然没停。

 

后来张新杰知道这事儿,内心还偷偷地对喻文州拜了两拜。毕竟,以严肃霸气出名的韩文清,向来从内而外都散发着“这人惹不得”的气场,能这么轻易地开起玩笑,在外人看来叫不知轻重,在明白的人眼中是胆大心细。

 

第九赛季的夏休期快结束的时候,蓝雨被邀请到霸图主场打一场邀请赛,赛完了喻文州特别请了一天假逗留了24小时。他和韩文清去了家藏在小街小巷里的饭店,饺子鲜美得很,肉质Q弹有巴掌大的扇贝足够鲜甜,醉蟹钳美得能让人把舌头咬下来。

吃饱喝足俩人决定散散步消食,刚拐了一个弯就听见一边草丛里有奶声奶气的小猫叫声。韩文清开了手机手电筒,才看见一只大约才几个月的小三花趴在边上,左边前腿好像受点伤。

韩文清想再看个究竟,却吓着了小猫,叫得凄厉极了,一个劲往后缩。韩文清有点无奈地看看在一边的喻文州,喻文州忍着笑,往前进了两步,慢慢把小猫揽了过来。

小猫大概前腿受了点伤,动弹起来困难得紧。韩文清回头在刚才路过的街边流动摊点20块买了件T恤给喻文州把它兜着,又打了两个电话找到附近还在营业的宠物医院。

两个人忙得一身是汗,几个小时之后才终于安定下来。韩文清作为地主,联系了熟悉的朋友,帮忙把小猫抱回去先养几天。

 

喻文州看着韩文清和朋友站在大概十来步远的地方,认真得交代着什么。韩文清本来就高,加上人又挺拔,怎么看都像一株青松。那朋友大概与他亲近,捶了捶他肩膀,韩文清也落了点笑。

大家都说霸图队长表情冷得很,其实笑起来也挺好看的。喻文州的思绪跑了偏,看到韩文清向他这儿指了指,和朋友一起走了过来。

“这是我发小。这就是那只猫。”韩文清这介绍做得简单明了毫不拖泥带水,只是发小却不吃他这套:“诶老韩你怎么回事,谁问你猫了,好好介绍人!”

韩文清抓了抓头发,感觉脸上又黑了一分。喻文州在边上笑意盈盈地看着,也不说话。

僵了这么三五秒,韩文清终于开口:“那个……喻文州,我对象。”

发小一下笑出了声,显出了北方人的豪爽:“哈哈哈哈我说老韩你这不是害羞吧哈哈哈哈哈,诶你眼光不错啊我得回去嘚瑟嘚瑟,其他人都还没见过真人吧?”

“闭嘴!”

 

喻文州眼睛里还挂着笑,小猫在他怀里还在昏睡,熏得他胳膊上热得吓人。

一不留神,连脸上都热了起来。

 

 

***

中国队的比赛一路过关斩将,难得几大战术高手聚在一起,前一场还是以柔克刚下一回就是以暴制暴,花样百出。大神们连翻着训练只为加深一份默契,高手之间的过招来不得一丝大意。这番折腾实在是没能给其它队伍什么机会,之前几轮唯独和美国队打得时候遇到了点儿麻烦。

赛后复盘,张新杰指着一个差点被逆转的点,说这一场这里的打法最合适的安排应该是大漠孤烟。这话外人听来难免生出点异心,只是那几位都晓得他就事论事的性子,就着话题又多聊了两句其它。

喻文州一边状似认真地听着,思绪早就飞了一半到外头。

那天打完电话就直接去了北京集训,然后上了飞机直奔苏黎世,到现在还没和韩文清见着面。他并不喜欢这种状态,他们两个之间,这样的事情并未曾出现过。好在一路心思全耗在比赛上头,也没时间另作他想,但这会儿被提了出来,难免多了点别的念头。

他何尝不知道韩文清话里头的意思,关于——这番关心甚至说是私心,别人想求大概也求不到,只是他心下有那么点傲气:他是韩文清而他是喻文州,那他就应该知晓那些答案。

只是韩文清哪里是不懂,他只是不舍罢了。

 

决赛之前,全队有几天休整的时间。叶修和喻文州还在房间里做最后的战术讨论,其他人则仍然做着日常基础或者针对性训练,且保持良好的睡眠和精神状态。

所以,当喻文州打开房门看见外面站着的人的时候,脸上的惊讶倒不是假装——他的确以为是哪个战队成员。

“韩队?”

房间里头叶修的声音断断续续传出来:“谁?老韩?”

叶修和喻文州正为了某个安排做最后的讨论,韩文清坐在一边等了一会儿,看他们确定了方案,合上了电脑,喻文州才真正把眼神落在他身上。房间里不能抽烟,叶修一脸郁卒地叼着根牙签,看韩文清自己给自己泡茶倒水自在地很,忍不住从牙齿缝里蹦出句话:

“老韩你这是,代表广大群众来做个探亲代表?”

 

叶修嘴上不地道,但为人还算厚道。他体贴地自己回了房,只是在关门的时候落了一句:“我说你们两注意点儿啊,这还在比赛期间,不要什么小别胜新婚……”

韩文清一溜的“滚”字把他砸了出去。

目送叶修带上房门,喻文州眨了眨眼,转过脸来:“怎么突然过来了?”

韩文清绷着的表情松了下来,脸上露出一丝外人察觉不出的笑来:“我看了直播,突然就心血来潮了。”

这话听着耳熟,喻文州也没忍住笑意。

这几天压在心头的别扭与隐隐的火气,似乎就这么消散了去——那本来不过就是两个都立于顶端的人那点儿不服输的骄傲而已。

他手里还捏着桌上被写写划划的表格,看韩文清以往凌厉的神色化成的柔和目光,忽然觉得连空气都轻松了不少。大概,是有可以让他放下心的人在吧。


韩文清靠了过去,帮喻文州捏了捏肩膀:“看起来,决赛会是一场鏖战。”

“这几场都不轻松,不过,大家可都拼的很。”

“喻队长都这么说,看起来信心十足?”韩文清加重了“队长”两个字。

喻文州把手搭上了韩文清的手背,语气里的调侃藏在伪装的郑重其事下面:“韩文清前辈不相信吗?”

韩文清摇了摇头。虽明知是玩笑,但他的声音里却溢着认真:“不,我相信。”

相信他们,也相信你。


他们对上目光,喻文州忽地笑了。

他听见自己和那人的声音重叠在一起。

“一如既往。”

“一如既往。”

他们说。

 

 

FT

没想过写韩喻也会爆字数……其实这个cp和标题一开始在我心里是篇肉,但我不会写肉,所以就没有然后了。

平安夜,平平安安~


评论(6)
热度(147)

© 南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