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

没有别的,苏一苏喻队么么哒。

【摸鱼之王喻】沃雪

王喻 沃雪

*摸鱼就继续原著背景傻白甜,苏苏不同cp各种角度的喻队~

*王喻才不是只能好心分手啦XD



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情就是很奇怪。

比如霸图和嘉世龙虎斗了N年,有那么一大票粉丝脑补两队队长的相爱相杀情深不寿,比如微草和蓝雨之间恩怨纠葛长久,却似乎没有谁在意到王杰希和喻文州之间有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微妙。

大概就是,两队的粉丝在掐的死去活来的时候,王杰希正一本正经地在超市购物,一边比较两种酸奶哪一个配料表更健康,一边给喻文州打了个电话。

电话那边,喻文州刚下飞机。前一天下了雨,所以虽然这会儿晴空万里,但也没蒸腾出火气。

B市的夏天也是出了名的炎热,但远远好过G市潮湿黏腻的闷。“今天天气不错。”喻文州看了眼日头。

王杰希选好了酸奶,跟了一句:“挺风和日丽的?”

“噗,杰希大大暴露了年龄和不符合形象的爱好啊。”喻文州差点笑出了声。这是首多年前的网络流行歌曲,上次他和王杰希一起听过之后就魔音入耳,想忘都难。他赶紧阻止了自己脑补的王杰希跟着念RAP的样子,语气里带着自己都没察觉到的轻松:“晚上请我吃什么?”

“你不是在微博上说想念帝都的烤鸭吗?”


***

从最初的时候起,相较于其他前辈与后辈之间的客套,喻文州和王杰希之间就多了些许亲近。那大约与第二赛季百花对嘉世那场比赛的场边相遇有关。彼时,锋芒毕露成竹在胸的王杰希,碰到了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黄少天,以及那个严谨又审慎,思维却转得极快的喻文州。

与后来蓬勃而出的黄金一代不同,第三赛季出道的王杰希在那一年可谓一时风头无两,一把扫帚打的众人叫苦不迭。而就在各家战队都把“小心那个王杰希”挂在嘴边的时候,微草在季后赛上被当年的嘉世虐杀了个彻底,挡在了四强门之外。

赛后王杰希跟着队长一起参加记者会,面对记者们的重重刁难,从容不迫地把责任揽在身上,把非议踩在脚下,毫不见新人之态。那时候,方世镜正和喻文州坐在房里苦口婆心,一边的电脑放着记者会的直播充当背景。

“文州,你和少天在蓝雨训练营也已经三年了,对于下个赛季出道这件事,有什么想法吗?”

“我知道战队希望我和少天以双核的方式参与比赛,但是以百花战队为例,不变的双核也未必有办法走到最后。我想,在打法上,还需要不断的变化与战术调整,更加注重战队的整体作战。”喻文州略一思索,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个清楚明白。

方世镜老怀大慰,心想魏琛挑人这眼光真真毒得很,喻文州的确是个适合领导一支队伍的人。“那么,把蓝雨的队长交给你呢?”

这回喻文州倒是怔住了。队长?方队……打算退役了?

方世镜看得到他脸上的疑惑,又开了口:“老魏把蓝雨交给我的时候其实我心里也没什么底,我这老胳膊老腿还是轻松点玩玩网游来得舒坦。蓝雨也到了要改变的时候,而在我看来,你们才是应该开启新时代的人。”

电脑屏幕上,记者的话筒被递在王杰希面前。彼时圈内都盛传微草下个赛季要把队长的位子交给王杰希,而现在看来,战队也正下意识得把他推到最前面,让他做些提前预热。

房间里浸了点沉默,空调运转送出呼呼的冷风。王杰希掷地有声的声音从电脑那边递了过来:

“今天的失利源于我的失误,但微草绝不会止步于此。来到战队,接手王不留行,如何与大家合作发挥出战队100%的状态仍然是我们将要面对的最重要的课题。我相信,接下来,微草追求的会是一个完美赛季。”

王杰希字正腔圆的帝都腔带着压不住的傲气,送进喻文州耳里。

喻文州倏地笑了,他抬起头看着方世镜,认认真真地说,好。

蓝雨还拥有那么多的夏天,他有与之携手的同伴,和与之比肩的对手。 


王杰希还记得第四赛季常规赛结束后。电视上转播了一段采访,是针对这一年新出道的新人们一次小小的访谈。

彼时他与喻文州已在网络上保持着稳定的联络频率,他甚至还陪他做过两场比赛的复盘。蓝雨的这一年,发挥得算是中规中矩,不过在联盟各个战队新人辈出的时候,交接了掌门大旗的蓝雨,还能在常规赛取得不错的成绩,和蓝雨的新双核打法、喻文州的战术安排不无关系。

台上的一票人风格各具,喻文州性子本就温和低调,在这时候自然不会干抢镜这种事儿——要说抢镜,蓝雨还有个黄少天。

电视上,还带着稚气的少年们面对“最想打败的前辈”这个问题,几乎喊出的都是叶秋的名字,偶尔夹杂着韩文清。这是从荣耀联赛开启时起,就最为闪耀的两个姓名。

王杰希微微摇头,想叶秋果然是万众偶像,也拉稳了大家的仇恨值。一两年前的自己,也正怀抱着打败他这样的理想吧,只是现实稍微残酷了点。他正准备换台,却看新任的蓝雨队长对着镜头笑得得体:“打败说不上,但是最希望可以和王杰希前辈请教切磋。”

王杰希一口水在嘴里含了半天才咽下去。倒不是别的,只是王杰希自己这会儿也不过在战队刚摸爬滚打了一年多,听多了小王、杰希、队长、王队甚至王大眼这样的称呼,但他还没做好被喊“前辈”的准备——特别是当说话的那个人还算熟稔的时候。

“王杰希前辈。”王杰希听着有趣,自己个儿跟着念了一遍,忽地就起了认真严肃的念头,毕竟,自己是有后辈的人了。

他顺手就在QQ上敲了喻文州。

“请教?切磋?”

那边喻文州大概正好在电脑前面,回的倒也迅速:“还请魔术师大大多多包涵。”

“再叫声前辈来听听。”平白无故的,字里行间就多了点调戏的意味。

“不要欺负后辈呀,王杰希队长。”

那一边,喻文州撑着脸,笑得让黄少天忽觉背后寒风。


网上不知道谁po了条微博,说微草和蓝雨之间,隔着条河。

黄少天听说这句话,叉腰仰天长笑:“微草和蓝雨何止隔着一条河,明明黄河和长江都横在中间,何况各种水网纵横的支流!这肯定是微草的粉丝说的是不是是不是,我们蓝雨不出地理这么差的……”

王杰希和喻文州中间,也像隔着楚河汉界。只是场上两军对垒,场下嘛,大约有点隔着鸿沟弹弹琴对对饮高山流水的意思。

他们有时会在网上下象棋,不过往往下不完一局就被各种事情打断不了了之,甚少能下到“将军”的时候。好在两个人本也不执着于棋盘上的胜负。比起输赢,还是和对方下棋这件事更有乐趣;比起象棋,还是在荣耀的赛场上一较高下更有意思。

有回微草和蓝雨在常规赛上碰着,蓝雨小负,赛后两队队员礼节性地握手,那时候于锋刚入队没多久,怎么看两位队长眉眼之间都有些刀光剑影以外的东西。他拉了一边的郑轩小声嘀咕:“队长和王队是不是有什么个人恩怨?”

郑轩满怀同情地看了一眼一无所知的小伙伴,摇了摇头:“诶,压力山大啊……”


两个聪明人在恋爱之前会做些什么?

这问题放在不同的人身上或许会有不同的答案,而在王杰希和喻文州这里,两个人便死守着自己的地界儿朝对方招手,但谁也没先迈进一步。

本来嘛,保守与急进都不是两个人的风格,左边那位等着人自投罗网,右边那位还预备着以慢打快。

不过当事人都把这当情趣,外人自然懒得替两个人着急。

反正,如果是那两个人的话,大概总有办法吧。

他们相识甚早,之后的故事,似乎也不过是水到渠成。

后来被问及的时候,喻文州微笑摇头一副佛曰不可说的样子。作为知情人,手速与口速向来快过思维的黄少天倒是有一个手舞足蹈添油加醋的版本:“王杰希步步为营,一个寒冰降雨打断队长的防护吟唱,一个星星射线一击命中,加上扫把旋风长期笼罩,一步步把队长坑进了他的陷阱!”

王杰希版的则要简明许多:“你听说过请君入瓮吗?”


王杰希这个人,不熟悉的人看起来有点冷,或者说有点板正。

职业选手学历有限,偏生王杰希出生大宅院书香世家,相比较之下,就显得多了那么点文气,有掉书袋之嫌。

虽然不是所谓四大战术师,但王杰希在战术谋略上也毫不逊色,初始变幻莫测的打法把一众对手敲得苦不堪言,按照叶修的话说,若不是王大眼那一脸正直的算命的面相,恐怕当年要得个“近乎妖”的评价。

他说这话的时候是在某次全明星后的小聚上,一边喻文州捏着指节忍住笑意:“我觉得,王队更像仙风道骨的道长。”话音一落引来各路大神们接连的玩笑。

晚上微草队长就从容不迫地上蓝雨队长房间门口堵人,两只眼睛看起来正气得不得了:“你好,我来收个妖。”

不知道这俩人到底谁收了谁,总之,情绪不多不少,一阵妖风,门缝里漏出了点私藏的旖旎情调。

气氛正好。


******

喻文州口味向来清淡,G市又是美食遍地的地方,在外头对吃向来没什么要求,唯独惦念烤鸭的心思深重,每次飞B市前都要正大光明地宣告一下对烤鸭的热爱。

自从“傍”上王杰希这么个地主,更是越发肆无忌惮起来,从四季民福便宜坊吃到全聚德大董,再到什么羲和利群,总之,都有人买单。以至于很多年后,坊间流传起“微草队长斥重金以500只烤鸭买断喻文州后半生”的传言都显得不足为奇。


王杰希的房子买得很早,但以往只有夏休冬歇才过来,正式长住也是从两年前退役才开始的事儿。B市的拥堵全国闻名,即使乘地铁,喻文州艰难地从人缝里杀到他那儿的时候也耗费了两三个小时。王杰希早就好整以暇地在家里头等着,接过行李还没来得及给个拥抱就被喻文州推开,“汗,我先洗澡。”

王杰希有那么点轻微的洁癖,喻文州对这事到比他自己还要在意。

等喻文州从浴室出来的空,王杰希榨了杯果汁,心想两个人还没经过过热恋期呢,怎么就有老夫老妻的错觉了。


等晚上去到店里的时候适逢饭点,外头已经排上了队,好在王杰希事先定好了座位。他看着喻文州修长的手指掀开一张饼皮,让鲜香油亮的鸭肉、细白的葱丝与脆生生的黄瓜丝共同汇在酱料的拥抱里,然后规整地卷好,双手捏着,送进嘴里。

喻文州这个人,连吃烤鸭这件事也能做得很好看。王杰希想着,丝毫没有在意自己吃饭的举止也是别桌学习的楷模。

芥末鸭掌、火燎鸭心、盐水鸭肝被陆陆续续端上桌,喻文州擦了擦嘴角,发出了满足的长叹。

“我这次过来,也有公事要办。”

“冯主席?”虽说用的是疑问句,但王杰希念着却笃定得紧。

喻文州点点头:“嗯,大概是想问我退役之后进联盟管理层的事儿。”和王杰希处久了,喻文州有时候说话也会带上点儿化音。

王杰希皱了皱眉:“现在谈这个还太早了吧,你退役也至少该是下个赛季。”

“我也是这么说的,不过主席说,想让我先来了解一下这边的工作状况。”

“哪天过去?我送你去。”

王杰希骨子里透着些高冷,偏生在看着对面的人心满意足的时候,才生出了些暖意。后来喻文州笑得坦荡,说那是魔术师大大平时飞得太高,只有这时候才有那么点接地气的意思。

王杰希倒也没有否认,顺势便递了一个吻。


晚上情事稍歇,两个人在床上腻歪,王杰希捏着喻文州的手指突然跳了个话题:

“所以,还有一年?”

喻文州一顿,立刻明白了他的话题和重点,“还有一年,”他手脚都和他贴在一块儿,脸上还泛着点儿粉色,“不相信我?”

王杰希摇摇头:“只是突然快要苦尽甘来了,有点儿不习惯。”虽然两人都是事业为重,但长期分隔两地,难免会觉得不满足。即使早已约定退役之后共同在B市生活,可中间总还是夹杂着各种不定因素。

“那……”喻文州拖长了尾音,转了个身,从床头的抽屉里摸出个盒子出来,也不知道是下午什么时候偷偷放进去的,“先送个定情信物呗?”

他把盒子打开,是一对袖扣。

那是一对金色的袖扣,面上镶着绿色的珐琅星星。

“在威尼斯的时候看到的,觉得适合你。手工订制,只此一对,”喻文州眼睛里反射着台灯的暖光,像倒映着月色的湖水,“喜欢吗?”

王杰希怔了几秒,然后笑了起来。只是与喻文州设想的不同,笑容里却多了一丝……无奈?

魔术师侧身,从自己那头的抽屉里也摸出了只盒子,声音里头带着满足、骄傲和纵容的意思:“有时候,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他掀开盒盖,一对银色的袖扣,点缀着一颗弯月般的蓝宝石,静静躺在黑丝绒上。

“上次出差在法国买的,一眼看去,觉得像你……”

这下,喻文州也笑了起来:“糟糕,好像这一对比较好看,”他一边说着,边揽着王杰希的脖子,在他耳垂边轻咬了一下,“怎么办,要败给魔术师大大的浪漫了。”

王杰希把人压在身下,轻轻啄了下对方的眼睛:

“将军。”


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的话,就许个诺好了。

就像每一对普通的恋人那样——说一句“我爱你”吧。




FT

沃雪: 白居易 《和新楼北园偶集》:“销愁若沃雪,破闷如割瓜。”谓以热水浇雪。比喻事情极易解决。

本来想写少年相逢然后搭伴过日子的王喻,结果又甜上了……

以及亲友看完只说了一句话:为什么你每一篇文里头,喻队都在吃?!

(不好好像一不小心把自己的爱好投射进去了www)


评论(7)
热度(190)

© 南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