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

没有别的,苏一苏喻队么么哒。

【王喻】 The first and last kiss


这文一言以蔽之:吸血鬼也要谈恋爱

文风根据王喻所在地随机变换





B市的秋天,是这个城市最舒服的季节。特别是太阳落下去之后,散了白天燥热的晚风,总能吹出点恋人间此情可待的情思来。

地铁站出来就能看到这几年新建的荣耀小区,这个时间,饭菜的香气还残留在空气里,陆陆续续已经有长者带着孙辈出来散步。蓝河沿着景观池塘边的小路向前,招招猫逗逗狗,磨蹭着向目的地进发。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一会儿,足够他先放松放松。

最终,职场新手·柳妖·蓝河在7栋610的门前停了下来。荣耀小区对他来说不是个陌生的地方。这一块儿灵力旺盛,绿化又做得特别好,楼宇之间是几株茂密的梧桐,据说不少精怪居于此地。他徘徊了十分钟,第三次把包里准备的材料拿出来翻阅确认:证件、录音笔、相机、笔记本、提纲……蓝河做了两次深呼吸,终于鼓气勇气,按下了门铃——门里的那两位、便是他此次的专访对象了。

门甫一打开,他立刻弯下身来,深深鞠了一躬:“王杰希先生、喻文州先生晚上好,我是《时尚•精英》的蓝河,很抱歉打扰了!”他手心捏着汗,视线锁在眼前一双蓝色的拖鞋上。

“噗,快进来,”应门之人显然没意料到蓝河这番举动,一声轻笑,一只手轻轻搭上他的肩膀,一道温柔的力量就托着他抬起身来,“晚上好,不用这么紧张,小柳妖。”

刚一见面就被点破本体,蓝河涨红着脸抬起眼。面前的人眉眼舒展,带点调笑又透着安抚的神情,想必便是喻文州了。

“十分三十三秒,你赢了,”一边另一个声音响起,带着无奈“这周的菜谱由你来定。”蓝河顺着声音看过去,说话的人穿着一身居家休闲的衣服却仍掩不住卓尔不群的气质,一双眼睛与常人不同——这便是“一看那一双大小眼就知道其居心不良,身上久远的迂腐气消都消不掉装什么文化人(by蓝河偶像黄少天)”的王杰希了。

“和杰希打了个赌,猜你在门口会站多久。”喻文州一边招呼他坐下一边解释。

“所以我刚到门口……"

“啊,你刚进小区就知道了。本来打算开门迎你,想想还是等你自己调整好情绪比较好,”喻文州弯了弯唇角,“我猜十分钟以上。所以,请你喝点什么以感谢你让我赢了这个赌吧?”



作为中国妖届最为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杂志,蓝河所工作的《时尚•精英》向来以网罗名妖名怪的第一手消息称霸业界。其每期的封面人物专访,更是着眼于万千妖鬼的偶像,大众精怪的情人。当然,作为一本本土杂志,《时尚•精英》向来以中华文化体系内的精怪为主要报道对象,但架不住前两个月以“和平友好共谋发展”为主旨的“国际精怪交流大会”刚在B市召开,向来低调又来自异国他乡的王杰希与喻文州一番发言激起了一众读者的少女心,纷纷哭着喊着求消息——这二位,正是精怪届最为神秘、种族形象最为帅气、这片大陆上又极为稀少的吸血鬼。《时尚•精英》的副主编黄少天与喻文州是多年老友,便趁势而为,拍板定了这期的主题。

蓝河本是一株百年柳树,妖龄还小,在杂志社也不过是个新人,本来这类访问轮不到他。只是前一阵当前地界的人类突然出了个“建国以后不能成精”的通知,部门里的几个前辈纷纷出国休假以示不满,最后这重担,在黄少天的遥控指挥下,就落在了蓝河身上。

听说要独立访问这两位,蓝河提前一礼拜就做足了准备,恶补了不少吸血鬼的知识。临近的两个晚上他甚至都没睡好,都是紧张的——吸血鬼在中国本就少见,资料不多,而这二位听说还都是贵族,这番压力……蓝河忍不住念起了躲去日本的一位前辈的口头禅:“真是压力山大啊。”



王杰希与喻文州的这套房子并不算大,在蓝河想来,甚至不符合他们二人的身份——吸血鬼总该是配古堡的,即使换了国度,也至少是山中林间豪华而阴冷的别墅,而这里,却满满人间烟火之气。客厅里挂着画满向日葵的油画,是喻文州的手笔,角落一架黑色的三角钢琴看上去经历了不少岁月,却依旧保养得发亮。厨房里放着双开门的冰箱,柴米油盐俱全,虽然几乎都是全新。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与众不同的特点,大约只体现在朝北的卧室与厚重的窗帘上了。

喻文州最终递给蓝河的是一杯十分“人类化”的茉莉香片,茉莉的香气与茶香腾着雾气缭绕开来。王杰希示意采访就放在客厅——蓝河进门前喻文州正在书房画画,颜料堆了满桌。

上一期的杂志出了预告,向读者征集对王喻二位的提问,虽然不少妖已经融入人类社会,习惯于使用网络这一人类创造的神奇之物,但更多的还是选择用自己喜欢与擅长的方式,因而携着信息来的灵蝶灵鸟落满了办公室——这都算好的,遇见笨头笨脑带着实体信一头撞进来的猫头鹰才叫麻烦。

蓝河收了思绪,开了录音笔,把笔记本在面前摊开,这番访谈也算正式开始了。



Q1:作为吸血鬼之中的贵族,您二位对东方有着怎样的兴趣?又为何会选择中国作为常住地呢?

“我需要先解释一下,”喻文州略一停顿,“杰希是纯血贵族,族谱可以追溯到后圣经时代,就是你们传统理解意义上的豪门世家。我则并非如此,我是混血。”

蓝河略带惊讶地抬起眼看他。

“吸血鬼孕育后代有很多不同的方式,大多数人类所知道的初拥也是最基本的一种,只是我与杰希都是通过传统结合而生的。我的父亲一脉都是吸血鬼,我的外祖母是魅。这样算来,我也算是中西混血吧?”

“是魅族之王,”王杰希补充了一句,“所以他的精神力是别人无法企及的强大。比起近身格斗,他的法术才是最大的武器。”王杰希说得十分认真,让蓝河忽地生出些当初在精怪学院课堂上的错觉,一边的喻文州则忍不住笑了起来:“王杰希先生,请不要在后辈面前说这么自恋的话——即使夸的是我,也算在你自恋的部分里。”

即便已经活了500多年,王杰希还是爱惨了自家恋人委婉又坦率的表达。



王杰希仍然记得第一次见到喻文州的样子。彼时欧洲已然沉浸在对文艺复兴的狂喜之中,意大利日渐式微,他却独爱威尼斯画派的绚丽色彩与温暖人情。

那一日的正午,日头太盛,街上出行的人不多。他正独自一人在美术馆中细细品着提香的《达娜厄》,却被推门而入的脚步声打断。进来的那一位青年也显得有些意外,却在四目相对的一瞬间,了然彼此为同族之人。

“抱歉打扰,”青年微微一笑,欠了欠身,“外面阳光太好。”

即使如王杰希这般高阶贵族,在正午的日头下行走也难免不适。这一位这个时候能出得门来,显然也不是普通身份。名门之间总是互通有无,王杰希想了想,竟想不出这位陌生的面孔来自哪里。

那青年却也不畏生,走到他身边,“达娜厄与宙斯?在情面前,金币总显得逊色。”

王杰希侧过脸来,美术馆厚重的窗封着一室古旧,身边的人明明是吸血鬼,却把气息隐藏的不动声色,只是走到近前才刻意露了些许示意。

他刚想说些什么,又被对方的轻笑打断:“——抱歉抱歉,走近了才看清您的眼睛,您是王杰希先生?”

青年说自己叫喻文州,刚从其它大陆来到欧洲,途径意大利也不过一周的时间,却已然从蜚短流长里听说了王杰希的名字,年轻一辈里最尊贵的那位先生。

他说他爱着提香与波提切利,近日却对一位年轻的雕塑家十分有兴趣:“那位乔凡尼•洛伦佐•贝尼尼先生——不知道您是否认识,他最近在创作一座《阿波罗与达芙妮》,我想那将成为经典。”



——那已经是数百年前的事了。王杰希看着正在对蓝河叙述着故事的恋人,想起这几百年来,他在这张面孔上见过数不清的表情,快乐的,忧伤的,愉悦的,心痛的,甚至愤怒的。可是那些神色,最终却化为初见之时,从逆光中走向他的眉眼,他看着他,还带着未停歇的笑意:

“您好,我是喻文州。”



王杰希与喻文州这些年迁移的行程大约算得环游世界,从欧洲走到非洲,从美洲走到亚洲,在许多美丽的城市停留,然后在这古老的国度度过了他们最近的十余年光景。

吸血鬼是永生一族,因而日出日落于他们而言总是太过短暂又太过漫长,短的似乎只是一瞬,长的又揽尽了他们一生的时光。只要没有意外,他们有着无数个“明天”,可以去做一切想做的事情,甚至在无聊或者累了的时候选择沉睡数十年。

王杰希从未选择过休眠。那大约是因着在遇见喻文州的时候,他不过是个刚过百岁的小吸血鬼,在家族里也只是刚刚成年而已,对一切还充满着兴趣。而在遇见他之后,却舍不得休眠——即使他们拥有无限的时间。

喻文州对东方的好奇源于母亲一脉,他虽有着魅族的血统,却生在大西洋的一座岛屿之上,家教极严,成人之后,父亲才允了他自己出去走走。他也是在第一次旅行中,遇见了王杰希。

而之后的环游世界,也是王杰希做了说客。王杰希以家族之名的承诺,让喻文州的父亲最终点了头。



“外祖母与母亲都与我说过许多东方的故事,甚至欧洲早期对于东方精怪的了解,都源于我的外祖父母。那时候在家里闷得太久,爱极了每一片新鲜的空气,便打定了主意要各处看看。”



喻文州与王杰希在欧洲结伴,一起走遍了每一座美术馆与博物馆,甚至那些街角的小小画廊。大多数时候他们的观点相同,偶尔也会为比如鲁本斯和伦勃朗谁会取得更大的成就争执,就如同在图书馆泡乏了也会去参加上层的舞会一样,成为了他们彼此的,朋友间的乐趣。

直到那天的傍晚,他们从圣特洛瓦索的小造船厂出来,喻文州坐在贡多拉的船头,看着船下青碧的湖水,似乎不经意地说,杰希,我想离开欧洲,去别的地方走走——听说,那些大陆和这里都不一样。

夕阳的红霞从天边褪了干净,夜色拢上天幕,灯火次第亮起。

王杰希却始终没有说话,如同没有听见他的低语。

喻文州揣着隐约的不安,即使他不知道这不安来于何处。吸血鬼本不是有太多执念的种族,相逢也罢,离别也罢,都不过是落在水中的落叶,或是天空略过的飞鸟,从无需挂在心上。

——没听到也好。

直到他们下了船,王杰希忽然拉住了他的手。

“文州,如果——我是说如果,你愿意与老友一起去看新的风景吗?”

如乔尔乔纳第一次落在画中的光亮,喻文州回过头来,在昏暗的街灯下,眼里落满了星辰,笑意无法隐藏地冲出嘴角:

“如果那位老友是你的话。”

好似并不会跳动的心脏擂鼓作响。




TBC



评论(5)
热度(113)

© 南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