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

没有别的,苏一苏喻队么么哒。

【叶喻】好天良夜1(慢日光番外)

没看过前文的可以点 慢日光 ,独立看也没什么问题。

有人病啦,放点文安慰她,快好起来!

本篇按要求来说,是肉,不过还没开始炖……等我日后咬咬牙拉灯……


屋外的阳光好得撩动人心,窗帘被束在两边,任光线恣意地落满了房间。

喻文州盘腿坐在沙发上看书,叶修正百无聊赖地靠在床头,嘴里叼着棒棒糖,有一搭没一搭地按着电视机遥控器上的换台键。

似乎是累了,喻文州把书反扣在腿上,松了松肩膀。叶修正准备去表现良好一回给人捏捏肩颈,就被敲门声打断了。

敲门的声音一长两短,轻重得体,一听就是自家那位亲生的弟弟。叶修应了句“进来”,隔了十秒门才被推开。叶秋探着半个身子,脸上挂着刻意的抱歉模样:“不好意思,我没打扰吧?”

叶秋这几天把这招玩了十来遍,一副“不留神的话就会撞见什么不良场面”的样子,到现在也不腻。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想什么不正经心思呢,啧啧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叶修心里飞了百八十个白眼,也只露了一个在脸上。

叶秋回敬了个鄙视的神情:“看在你是我哥的份上,送你个大人情,”然后转脸又对喻文州笑得温柔,“这周末朋友郊外的酒庄有个活动,正好叔叔喜欢喝红酒,我打算带爸妈和叔叔阿姨一起过去转转,呆个两天,家里空下来给你和我哥轻松轻松,怎么样?”

叶修看着这跟自己近乎一样的脸露出如此表情,把自个儿激出一身鸡皮疙瘩。

喻文州施施然起身,从叶秋手里接过酒庄的宣传册,随手翻了翻:“你一个人带他们过去,太麻烦了吧?我看要不然我们一起……”

“不不不麻烦,”叶修难得敏捷地从床上跳下来,“让长辈们去休闲一下不是正好,叶秋熟门熟路的,你看医生也说我要少喝酒,去了碍事又破坏气氛不是?”他递了个“你懂我也懂”的神色给叶秋:“你带爸妈吃好玩好喝好,啊。”

 

一手关了门,叶修另一只手也没松开喻文州,直接把人拽到床边坐下:“连叶秋都这么明事理,你故意的?”他贴着他的耳根,压着调笑的气声,惹红了喻文州耳下那一小块皮肤。

喻文州耳根一痒,缩了下脖子,拿刚才叶修的话回敬回去:“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叶神这是想什么不正经心思呢?”一脸无辜只是没藏住眼底的笑意。

“没什么,饿得太久,问问文州大大饿不饿?”叶修说着就看那丝红从耳下弥漫开来,心下偷笑面皮薄这事儿还真是喻文州的多年硬伤,一击必中。

只是没料到怀里这人撑着面红,竟一手按在了他小腹以下的重点位置:“饿得急的话,要不我先跟他打个招呼?”眼角一抬,一泓秋水。

……糟糕,有点轻敌了。叶修心情更是好上了三分——大约是因着在关系上更进了一步,喻文州竟是难得显得主动。叶修就势吻上他的侧脸,低喃一声,别急,我们慢慢来……

 

也怪不得两人对叶秋的这份“大礼”接受得磊瑰,只是为着婚礼,他们已经有三个多礼拜没有越“雷池”一步了——双方的父母都在一起,即使不在一间房中,也还是情愿老实来的安稳。

把喻父喻母从国内接来的次日,两个人笑闹着从楼上下来,叶修追着喻文州索了个早安吻,转头就看喻父正坐在餐桌前喝牛奶,一言不发,面上没有一丝表情。

与长期生活在国外的叶家双亲不同,喻父属于传统意义上的严父,教师家庭出生的他,一向对喻文州管教极严。当初文州违背了家中设想去了蓝雨娱乐,是第一回惹得他大发雷霆,而与叶修之间的感情则是第二次。

向家中出柜这件事喻文州做得突然而决绝,最终让家人接受,却也和叶修一起努力了好几年。只是对长辈而言接受不代表适应——比如喝着牛奶的一刻,用叶秋的话说,是“隐忍的尴尬和不满全在手上蓄力,差点捏碎了玻璃杯”。

也是因此,喻文州才与叶修约法三章,至少,让父母在这里的时候不感到不安和为难。

 

他们把仪式定在叶家附近的教堂。与其说是婚礼,不如说是他们在家人面前一次郑重其事的承诺。

那天在教堂里,当叶修在喻父面前点头允诺,喻文州看见自己那个一向面冷的父亲长长地舒了口气,脸上爬上了丁点笑意,忍不住红了眼睛。

喻父喻母难得一起出国度假,叶修的父母也邀着他们多留一阵。叶修看着两位父亲聊政治金融聊得愉快,也放下心来。唯独苦了他们两人,明明这么重要、关键又值得庆贺的日子,却老实地和刚谈恋爱的时候一样。

所以,这个周末……

 

周六早上清清爽爽地冲了个凉,又难得下厨做了餐brunch,看着叶秋开着他那辆七座的英菲尼迪载着四位长辈驶远,叶修优哉游哉地把喻文州揽上,全身的力气卸了一半就这么倚着:“怎么突然有种监考老师不见了的感觉……”

“到作弊的时候了?”

“切,那你也太小瞧我了,什么叫全科第一,当年只有别人抄我的份。”叶修缠在喻文州身上被拖进屋里,门一关上却像打开了什么开关,忽然回身把人压在了门上。

“噗,”喻文州看着叶修一手撑着门板装出一副耍帅的样子,忍不住笑出声来,“这是……网传的告白壁咚?”

“已经告白过一百零一次了啊小同学,”叶修慢慢把脸贴近,“今天是良辰美景,不妨做点赏心悦事?”

喻文州弯了弯眼睛,“比如,”他双手搭上了叶修的肩膀,吻了吻叶修的唇角,“像这样?”

这么蜻蜓点水怎么足够。叶修复又覆上了他的唇,沿着唇线细细舔舐,然后舌尖探了进去,一点点扫过齿侧,接着叩开了齿关,邀请他共赴一曲唇舌之舞。喻文州的上颚有一个敏感点,叶修每每触碰到都会让他腰眼一软——又或者,那是只对叶修敏感而已。这次叶修自也不会放过那里,舌与舌的缠绕之后,便反复地轻轻扫过那一点,感到那人的双手不自觉地环绕在自己的脖子上,直到发出一声低吟才停了这番温柔攻势。

“像这样。”


TBC

我没炖过肉啊抱头!

评论(14)
热度(80)

© 南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