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

没有别的,苏一苏喻队么么哒。

【百日叶喻Day.19】魔镜奇缘

通篇都在胡说八道。



1.

这是一个非常美妙的六月。

一夜的风吹散了霾,天空一片湛蓝,形态各异的云一朵朵地连成海,低低地压在高楼大厦的尖顶,似乎再近一点就能在地上投下清晰的影子。

叶修也是在这样的天气里,捡到了一面魔镜。


说是捡未免不确切。

应该说,在这个叶修像往常一样,一手提着个无籽西瓜,一手端着杯冰红茶回家的时候,他看见一个简洁大方的盒子,端端正正放在他的家门门口,上面贴着张纸条写着归属:TO叶秋。

再三确认了不是炸弹也不是什么上月捉弄友人被报复回来的恶作剧之后,叶修把盒子端进了家门。盒子里,正是那面魔镜。

这是面方形的镜子,不过一个IPAD的大小,看起来质量倒是过硬。镜子背面是纯粹的蓝色,如同外面的天空。蓝色上印着磨砂的六芒星暗纹,没有LOGO。

为什么说是魔镜?

因为镜子背后,就用篆书刻着这两个字。

在如此低调的外貌下却加上了这么不中不洋的玩意儿,叶修对它的来历表示了深深的怀疑。

“这是什么厂家促销,产品设定也太清奇了吧。难道是沐橙一时兴起买了寄给我的……”他举着镜子欣赏了一下自己因为熬夜而异常明显的黑眼圈,嘀咕了两句,“所以,魔在哪里?难道要对着它喊,魔镜魔镜告诉我,谁是这个世界上最帅的男人?”

他一边说着一边转开脸去,准备去给苏沐橙打个电话,却又被余光拉扯了回来。

刹那之间,一片白雾覆盖了镜面——他侧头看了看,确认这不是什么几十小时没睡导致的幻觉,这片白雾只存在在镜中世界。

叶修第一时间把镜子反扣在了桌上。

网上的段子是怎么说来着?看恐怖片的时候要是害怕鬼从电视里爬出来,就在手边放面镜子,一定会把他吓得爬回去。扣在桌上的话,无论镜子里是什么妖魔鬼怪,至少……没法爬出来吧?

叶修正寻觅着用个收妖袋把镜子罩住然后秒速联络圈内神算王大眼的时候,就听见从镜子里传出了人声,透过桌子显得十分低沉:

“抱歉,叶秋先生,您召唤了我,至少应该以符合礼数的方式与我面对面交谈吧?”


这其实并不是叶修第一次碰到奇怪的鬼怪。据称是体质原因,他比一般人更容易看到那些异次空间的生物。之前替相爱相杀的吸血鬼与狼人化干戈为玉帛啊,为迟迟徘徊在人间的鬼魂完成最后的心愿啊,当然也有被妖缠上最终请友人来收了它啊,种种不足为奇。因而,他家里布着阵法,手边还有些不足为外人道也的装备,也是理所应当之事。

很多年后,当有人重新翻开叶修当年的日记,只见上面写着:

我捏着王大眼的万能符做好了一切准备,心想翻开镜子无论是什么邪魔歪道,一招就送他回去瞬间解决,然而,这一切还是超出了我的意料……


“您好,我是喻文州,”镜子中,坐在桌前和叶修相对而望的年轻面孔礼貌地颔首,“是此次受您召唤而来的镜使。”

叶修沉默了。此时此刻,他觉得自己需要一根烟:“你是什么?”

“镜使。”

“来做什么?”

“诶?”自称喻文州的这位露出了一丝困惑的表情,“不是您申请的互助交流吗?”

“你认错人了。”

“怎么会……”喻文州摇了摇头,又似乎思考了一下,“您不是叶秋先生?”

叶修犹豫了几秒:“我叫叶修。叶秋是我的化名。”

那边,喻文州做了个稍等的手势,拿起了一个类似联络器的物件,开始说一些叶修听不懂的语言。

几分钟后,喻文州放下联络器,向着叶修的方向欠了欠身:

“非常抱歉,叶修先生。恐怕‘叶秋’不仅仅是您的化名,也是您双胞胎弟弟的名字。经确认,这本该是一个与叶秋先生相关的交流任务,因意外之故错误对接到了您这里。”

“呵,果然。所以你现在可以回去找叶秋那小子了。”叶修一听说与自己无关,也不在意对方戳穿,便大剌剌地翘起了二郎腿,镜中人这拘束又客套的说话态度,果然跟叶秋是意气相投,不,是一丘之貉啊。

“略有遗憾的是,任务一旦开启,就不能换人。而完成前取消的话,会影响此次安排对接的联络员的工作核查,也影响本月我司的成绩,” 喻文州客气地笑了起来,“既然事已至此,叶先生若您不介意的话,是否愿意将错就错一次?令弟那里我们会另作安排。” 

“别别,我介意。第一,我不知道你们的任务是什么,但我猜一定不是什么好事;第二,我不认识你,也不认识所谓的联络员。年轻人,犯了错误就要自己承担,知道吗?”叶修又露出了日常工作时对待后辈的神情——等送走了这不知什么来历的“镜使”,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大概是去把叶秋臭骂一顿。

“只是这错误的起因是源于您利用叶秋先生的名字坑蒙拐骗。”

“怎么说话呢?那叫不得已而为之。”

“您刚才不是说‘犯了错误就要自己承担’吗?可是我这里的数据显示,您在外的不少骂名都是‘叶秋’先生在承担着……”

“胡说,这是生活所迫。”

“哦?在外面伤害了美丽的小姐,然后告诉他们自己叫叶秋也算生活所迫吗?既然如此,待我和叶秋先生重新联系上,会把我这里的资料全部影印出来赠送与他,以做与您相识一场的回报,”喻文州的脸上露出了让叶修觉得大事不妙的表情,“那先告辞了,叶先生我们有缘再……”

“等等等等,”叶修捏紧了握住镜子的手,脑中快速走马灯了一下自己以叶秋的名义拉过的仇恨值,以及被曝光之后叶秋追杀回国的可能性,觉得镜中人的笑脸简直比平时别人形容他的还要嘲讽,只得牙痒痒地回应道,“所以,你们的任务是什么?如果不算太麻烦的话,我就勉强同意你们这无理取闹的要求。”

“啊,那真是非常感激,”喻文州不接他的垃圾话,垂下了眼睫,笑意满满地向后退了两步:“咳,如果您不介意,能否把镜子平放在地面上?我不习惯和人贴得这么近……”


还蹬鼻子上脸了我说!叶修一脸不爽地把镜子放在地板上:“怎么着,这是要我弯着身子跟你说话?”

“您退后两步就好。”喻文州说着,挥动起两只手来,与刚才相似的白雾再次弥漫开来,只不过这一回从镜中溢了出来,缭绕一片。

等白雾散去,一个人影便已然出现在了叶修眼前。

他顶着刚才镜中的面孔:“那么现在正式与您见面了,您好,叶修先生。”

“就烦你们这些掉书袋的,您来您去的烦不烦,就叫名字行不行?还有,你这算怎么回事儿,这才认识几分钟啊就登堂入室图谋不轨了?”叶修咧了咧嘴角,上下打量着这新鲜出炉的镜使:身材不错,衬衫规整地贴在身上,身高看起来与叶修相仿,倒是一副职场精英的样子,只是眉眼间还是有点生嫩的味道。

喻文州摇了摇头:“这是我们那个世界的一种投影方式,类似于人类世界的3D打印,只不过我们打印的是可以100%同步的自己,包括行为模式、感受与思维方式。出现在这里这只是为了沟通便利,在不需要的时候我会即刻收回。”

叶修这会儿倒是起了点玩心:“那我能碰到你?”

“当然,”喻文州伸出了手,“那么,请多关照了,叶修。”

叶修便也伸了手握过去,捏了捏是和人类相似的柔软:“我说,你这拟态不合格啊触感怎么冰冰凉的?”

“因为这是对我们自身的同步,镜使就如镜子一样,本身是没有温度的,”喻文州松开了手,”如果有需要,下次会和技术部门申请研发温度调节功能。”

……还想有下次?叶修忍不住吐槽,打了个哈欠:“先说好,你那些什么交流任务,等我睡醒了再说。”

喻文州点点头:“既然已经说定了,那也不急于这一时。只是在你休息前,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想要请教。”

“有话快说。”

“如果你并不清楚此次任务,又是如何了解到从魔镜中召唤我们的方式?”他认真注视着叶修的眼睛,似乎怕他说出什么随口糊弄的答案。

“可别冤枉好人啊你,我都不知道你是怎么突然冒出来的。”叶修摆了摆手。

“是你念出的那句召唤镜使的秘钥——‘魔镜魔镜告诉我’”喻文州学起了刚才叶修的语气,顿了顿,“这是我们从不外传的秘密,只有面对魔镜念出这句话,才算是任务正式开启。”

“这是不传之秘?!”叶修看着面前人一本正经的样子,觉得额头起了三道黑线。

 

他用他最真诚的目光注视着喻文州,一字一句地说:

“小朋友,你听说过白雪公主的故事吗?”



TBC


PS,看了看前后日发文的人的长度,感觉压力太大了……

评论(14)
热度(70)

© 南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