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

没有别的,苏一苏喻队么么哒。

【黄喻】访客先生(二)

自己写着开心的一个脑洞。

(1)



2.

本来无论敲门的是谁,黄少天都有把握可以含混其词而过,只如何面对小喻文州这个问题,由于思考起来对脑细胞的损伤太多,刚才一度被他果断跳过。可是怕什么来什么,没有心理准备的事,总是来得那么汹涌那么快。

小黄少天压低了声音:“是喻……”

黄少天一根手指压在了唇上:“我知道,你去开门,随机应变。”

盘腿坐着的小黄少从床上蹦了下来,给了他一个信赖的眼神,清了清嗓子:“来了来了!”

 

门外,16岁的喻文州抱着一个硕大的盒子:“黄少,有件你的快递,我刚好路过帮你带……”他的话音未落,却兀地看见了还坐在房里的人,显然是出乎意料之外,顿了顿便露出些歉意来:“不好意思,不知道你有客人。”

小黄少一把接过了盒子:“谢啦,不知道是谁啊给我寄了这么多东西,我猜肯定是我妈,就说宿舍里哪里放的下啊,不要又给我买了什么奇怪的衣服哦先说好我可不会穿的。嘿这才几月份天就这么热,我犯懒才没去拿,谢你帮我带上来,我要午休了拜拜!”他飞速地转动大脑想说一些分散喻文州注意力的话,只盼赶紧把这人送出去——和未来的自己对话这种秘密,他还没做好准备随随便便让什么别的人知道。

只是喻文州一边听着,一边略带吃惊和疑惑的眼神就向屋里飘了过去,被黄少天收进眼底。

黄少天心里狠狠嚎了一嗓子。这是他第一次有机会俯视喻文州,而小文州实在是有点太可爱了——细细长长的眼睛下面养着两弯卧蚕,脸颊带着婴儿肥,还没有日后万事含在眼里不动声色的模样。

他怒其不争地看着小黄少的背影:当年你就光顾着熊了,怎么就没发现呢嘿?


“小同学你好,我是少天的堂哥。”眼看这状况需要自己出马,黄少天起身两步迎了过来,摆出一副长辈的笑脸,“谢谢你,下午让少天请你吃冰。”

他说得果断,可心中还是微微打着鼓。毕竟面对那个人,他自己就先心虚了下来——当然,这不能让小十岁的自己发现。

“哥哥好。不用这么客气,那我先回去了……”喻文州眼角一弯,视线又转回小黄少天身上,“对了,那天有一本书落在你屋里,现在方便拿吗?”

 

“哔——一级警报,一级警报——”黄少天脑内的神经瞬间被拉到了高点。十年前的他可能看不明白,可是对于现在的他而言,喻文州此刻的表情,只意味着一件事:他发现了什么不对。

上一回喻文州露出这样神情的时候,只问了他一个问题:“上次和嘉世比赛的时候,晚上你好像有出去啊?”*

是哪里穿帮了?

黄少天穿越而来之后,第一次真正觉得不安了起来。

这边大小两人还在卡壳,喻文州却已经顺势走进了屋里,然后转身细心地关上了房门。

“喂你——”小黄少天刚准备拿出气势,就被喻文州严肃看过来的眼神噎了回去。16岁的喻文州正开始抽条,他状似不经意地上前半步,却俨然把小黄少拦在身后一般,与黄少天相对而望,隐约透了点儿日后做一队之长的气势出来:

“你到底是谁?”

 

喻文州喜欢看电影,特别是需要烧脑的那些大片,买了一堆碟收在柜子里全做业余消遣。徐景熙一度开玩笑说,队长的心脏一定是被这些电影历练出来的。黄少天想起当初他们刚过了热恋期,有一回一起看一部与穿越有关的电影,曾经一起讨论过这个问题。

当初队长是怎么说的?

“我并未想象过这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不过我相信穿越的可能性。相关的科学理论研究还在进行中,况且,目前并没有人可以证明穿越是一件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不是吗?”

他正快剪着相关回忆,却见喻文州一手握在自己胸前,另一只手指了指他的胸口:“还有,它为什么会在你身上?”

黄少天一低头,却是明白了哪里露了馅。

以往贴身挂着的玉牌不知什么时候从领口掉了出来,正晃荡在衣服外头。

而这块玉牌,本该属于面前的这个人。

 

喻文州出生的时候年关刚过。

喻爷爷沉迷玉石多年,家里添了长孙自是兴奋不已,便把藏了多年的一块和田玉拿出来,请了大师出山做了玉牌,雕了几株劲竹,成了小文州的贴身挂饰,即使最初太沉只能放在摇篮里。

玉牌上刻的“南州冠冕”四字,既是喻爷爷的期望,也嵌了他的名字在其中,称得上是独一无二。

那玉牌喻文州从小没离过身,却在第六赛季的夏天,送给了他人。

这人,自是黄少天了。

那年蓝雨夺冠,黄少天横冲直撞得把人堵在宿舍门口,借着酒劲表了白。

那时候喻文州垂下眼睛没看他,口中的回应却是“少天喝多了吧”。

莫名被这种怀疑论点爆的黄少天,却是直接把人抱着来了个壁咚,贴着喻文州耳朵窸窸窣窣地念叨起来。他说话本来就快,酒意上头更是颠三倒地混沌,但一声声的“喜欢你”,还是把心意表白了彻底。

那晚他就睡在了喻文州的宿舍——不不不,并非想象中那样。那一夜除了亲吻之外,他们之间什么也没发生,因为在确认了彼此的双向箭头之后,过度兴奋的剑圣把头埋进了有着喻文州味道的枕头里,然后在酒意的醺醺然中睡了过去。

次日起床的脸红尴尬无法再提,后来黄少天回忆起来,彼时便只有把挂在心口的玉佛挂在了喻文州颈项上这一件事,做得算得上合格。

自然,喻文州贴身多年的玉牌,便坠在了他的胸口。


黄少天在心里恶狠狠地吐槽了不知道是否存在的时光机:科普读物里说好的穿越有严格的规定呢?这同一件东西怎么能同时出场?这么大的BUG就没人发现处理一下也太不严谨科学了吧!

倒是全然不顾穿越到十年前这件事情,本身就这么魔幻。

黄少天叹了叹气,权衡了一会儿利弊。等做好了决定,便给一边略显急躁的少年自己递了个“放宽心”的眼神。

他抓了抓头发:“那个,我要说我来自未来,你相信吗?”

“喂喂这你也能随便告诉他吗,你也太不小心了吧!”身处状况之外的小黄少,看看喻文州又看看他,倒是脸上露了急色跳了脚。

即使摸不清现状,但小黄少的敏锐度到半分没少。被喻文州拦在身后这种事,真是一丁点都不符合他的画风!谁要那个吊车尾的护着——


========

用几分钟的时间解释了来龙去脉,又用“相信我的判断”一类的说辞安抚了小黄少,黄少天把玉牌摘下来,和喻文州自己手中的那块细细对比。

“是同一块。”半晌,喻文州点点头。

却没想到这玉牌倒成了有力的证明。黄少天舒了口气,正欲说些什么,却被喻文州抢先开口:

“所以,你的确是十年以后的黄少。”

“我觉得我十年后可能会再帅一点。”衣角被人扯了一下,喻文州听见小黄少压低了声音在他耳边嘀咕。

“说什么呢小鬼!我就是你懂不懂,有你这么说自己的吗!”三个人相隔也不过一米,这耳语对黄少天而言自是清晰可闻。或者,他就是说给他听的。

“切,你现在身上穿的这么难看,一点都不像我的审美,谁知道你来自哪个世界啦!”

“笨蛋谁的审美还会停留在小孩子的时候,我才要怀疑我小时候有没有像你这么笨!”

……


一大一小两个黄少天争锋相对的画面实在太美,喻文州忍不住笑了起来。

然而像想起了什么,他又敛了嘴角,垂眼看着重新挂回那人胸口的玉牌:

“可是你还没回答我,它为什么会在你身上?”


“呃——”黄少天喉头一僵。

刚刚还十分喧闹的屋子里像被按了静音键。

这么多涉嫌剧透,以及需要铺陈一系列前情提要的故事,倒是让我从何说起?

看着面前两个人好奇又干净的眼神,来自十年后的黄少天,感受到了来自世界的恶意。



*引号内为《全职高手》原文,喻文州推断出君莫笑为叶修的段落。

TBC(?)


评论(8)
热度(87)

© 南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