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

没有别的,苏一苏喻队么么哒。

[百日王喻][Day68]愿者上钩

赶上了!

复健之路漫漫,不要嫌弃XD

-------------------------


第二届世界邀请赛闭幕之后,喻文州暂住在了王杰希家。

不要误会,不过是作为国家队队长,喻文州还得在北京出席记者招待会顺带开两个会,比起外面的酒店,自然还是老友家里来的方便。

本来黄少天也预备要一起在B市呆几天——“王杰希家那么大睡一个战队都够,诶我说大眼我要住二楼最里面那间”,结果架不住黄妈妈一个想儿子的电话,老老实实地回了家里。

 

二三四赛季出道的几个人,对王杰希家都不陌生。早年王父在四环地段儿买了个三层楼的联排,这几年带着夫人去环游世界,这别墅就丢给了儿子一个人住,所以冬歇夏休熟悉的朋友到B市来,几乎都是住他那里。

“走了走了,队长记得把大眼吃穷了啊!”黄少天挥挥手转去国内出发。周围有不少人都认出了这些近期占据了各色新闻版面的面孔,他们只得推着箱子急匆匆往外走。王杰希的行李箱是LV的黑棋盘,低调得很,LOGO也几乎不见,喻文州则是Rimowa Topas的基础银色款,上面贴满了各式的贴纸,活泼得不像这位成熟稳重的队长的所有物。

联盟的车子停在门口,俩人都上了后排,没出五分钟,王杰希就开始闭目养神。

“王总,”喻文州刷了会儿微博,看王杰希睫毛发颤明显也没入睡的样子,“今晚做东请我吃什么?”

王杰希也没睁眼,跟他胡扯:“燕鲍鱼翅山珍海味你想什么吃什么,自个儿付钱。”

“在B市都不好好做个好地主?”

“我已经勉为其难收留了个房客。”

“那不如好人做到底,房客饿了,王总。”

王杰希是他们几个朋友里第一个买车的,那年开着宽敞的SUV去机场接他们,不多时就多了个“王总”的称呼。

 

喻文州和王杰希平时都不属于嘴炮担当,不过在赛场边相识甚早,是年少意气相投时的老友,私下里彼此间自是毫不客气。司机大叔是熟面孔,听着后边两人不着四六,也不过一笑,心道果然还是年轻人。

到家的时候已是是傍晚,王杰希推了门进去,第一时间开了空调,又推开窗户散一散闷了许久的燥热空气。家里他已经请了熟悉的清洁公司提前打扫,也算是不用到家再做苦力。喻文州换了拖鞋:“我还住三楼那间?”

“有件事我没告诉你。”

“嗯?”

“之前没想到你会过来,我临走前把客房储藏间什么的都锁了,阿姨只打扫了客厅书房和卧室,得明天再来,今晚只能先将就一下。”

“……”喻文州一愣,又笑了,“那这是要同榻而卧抵足而眠?”

王杰希一本正经摇摇头:“我的意思是,我家沙发挺宽敞……”话还没说完,就横空飞来了个颈枕。他一把接住,提着人家的行李箱就往卧室去:“或者,也可以给你个侍寝的机会……”

眼刀什么的,看不见的话杀伤力就为零嘛。

 

自己做饭自是没了可能。一是时间太晚冰箱里空空如也,二是比起做饭,这两个人更嫌弃洗碗这件事。晚餐订在了相隔不远的N家小馆。这家店在王杰希家五分钟车程范围以内,算是半个定点餐厅。别的不说,一道干酪鱼属于必点——这菜其实属于甜品,浓香的干酪做成了鱼的形状,淋上点蜂蜜,也是招牌。

“我最喜欢吃这个,鱼,”有一回他们几个来吃饭,张佳乐第一个不安分开起玩笑,“香。”

立刻有人意会。

黄少天:“甜。”

楚云秀:“奶。”

苏沐橙:“Q。”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白。”

王杰希忍着笑手肘碰了碰身边的喻文州:“你说呢?”

喻文州笑眯眯地举起了勺子:“既然大家都这么喜欢,那就多吃点,”他舀了一勺,“我先吃为敬。”说着叫来服务生:“这桌再加六份干酪鱼。”

“队长别别别真吃不了……”

“吃不完就给王杰希,王总之前说过爱吃甜的。对了,今天该谁买单来着,少天是你吧?”

王杰希不甘:“我分明什么都没说,文州你这可不公平。”

“不冤,我已经提前看到你的居心叵测了。”

 

这顿晚餐还是以干酪鱼收尾,喻文州吃得心满意足。邀请赛期间餐饮都由组委会统一安排,虽然已经细心得安排了中餐,但是把西红柿炒鸡蛋做成了番茄芝士焗蛋什么的还是留下了十分惨痛的回忆。

夏天天色落得迟,他们从餐厅出来,夜幕才真正笼罩上来。今天是个多云的天气,灯火映在天幕上泛着沉沉的橘色。

广场上聚着不少人,有人在放风筝,有孩子在练习溜旱冰。而对于几个小时之前还被鲜花和欢呼声簇拥的他们来说,这会儿就已经恢复了烟火气。

他们决定散步消食溜达回去。

看喻文州一脸悠然自得,王杰希顺着他的视线望向在空中摇摆的龙形风筝:“是不是觉得昨天和今天像两个世界?一边是工作,一边是生活。”

“王队这评价也太简短了,”喻文州睨了眼王杰希,“是一个是拼搏的酸甜苦辣汗水喜悦,一个是人生的千姿百态暮暮朝朝。”

“你这标准的喻氏官腔,” 王杰希乐了,“反正不是我去参加后天的记者会,队,长。”他在“队长”上咬了个重音。联盟里要说对付媒体最游刃有余的非喻文州莫属,这个技能点他早早就点满了。

“没听出我的真情实感吗?”

“你等等,”王杰希突然停下脚步四处张望,在喻文州略带疑惑的眼神里接了下句,“真情实感什么的,没找到啊。”

……方士谦大大是怎么说来着?“说王杰希严谨认真的人,只是因为丫懒得跟你贫。”

当真如是。

 

到家的时候俩人身上都出了层薄汗,抢了半天浴室的优先使用权,最后宿敌队的两位队长,以石头剪刀布的方式一决胜负。

喻文州洗完出来的时候王杰希正坐在电脑前头刷微博:“刚才吃完饭出来被人拍了。”一转脸看见他一身浅蓝色睡衣还在擦头发:“这不是今年我送你那套?”

喻文州点点头:“都不知道魔术师送礼如此没有创意,连着七年都送的蓝色睡衣,这是收集七颗龙珠召唤神龙的架势吗?”他凑过来看屏幕:

我就是我一朵炸裂的烟火:

他们。@王杰希V @王杰希后援会V

配图是他们刚才经过路口时的背影,只是光线太暗显得有些模糊不清。

“不愧是杰希大大的地盘,这么低调都给人认出来了,”喻文州调笑,“这拍的这么高大英挺……你有比我高这么多吗?”

王杰希回以一个同情的眼神:“要不明年送你双内增高?”

“不用,冠军领奖台足够高,”喻文州挑眉,“不跟你比身高,我们领奖台见。”

一滴水顺着喻文州的发梢落在王杰希的手背上,让他晃了一秒神。见多了喻文州的温和,许多人都忘了他这般锐利又骄傲的样子。要知道那个从被忽视的角落里走出来站在了蓝雨最前方的人,可是藏不住这一身傲气。

他们相遇的时候都骄傲得很,黄少天和他的傲气都是外露的,直勾勾的扎出去,先碾压了再说;喻文州的傲却是内敛的,不动声色却把节奏掌握得刚刚好。当然,后来他和黄少天私下给喻文州定了个性:闷骚——不过这可没让本人知道。

 

他俩拎了一份豌豆黄回来做夜宵。

王杰希不爱这个,倒是喻文州这个G市人喜欢它的清爽。王杰希从浴室出来看到的就是喻文州一边吃着豌豆黄一边胡乱调着电视频道。

“怎么觉得你真把我这儿当自己家一样……”王杰希嘀咕了一句,抬眼就看喻文州装出泫然欲泣的样子:“王总你是不知道,这房东锁了我的房门,人生地不熟的我只能躲在你这儿……”他起身捏了一块豌豆黄递到王杰希嘴边,“喏,房费租金。”

这租金可也是我结的帐,拿来贿赂房客用的,王杰希失笑——今天的豌豆黄味道不错。

 

时间逼近十二点,屋里的两个人明显还在倒时差倒是毫无睡意,一个躺在床上翻杂志,另一个盘腿坐在电脑前看新闻,间或搭上几句,一副悠哉惬意的样子。

喻文州关了新闻的网页,微博还停留在之前王杰希给他看的页面。他打了声招呼刷新一看,评论里对另一个人是谁正展开着激烈的讨论。拍照的博主还有补充说明:“当时有一种温情脉脉的气氛流淌。”

他念给王杰希听,说这微草粉丝如果知道是我,大概用词就会换成剑拨弩张了。

王杰希听他低笑,像是春天吹落一城的柳絮,又轻又软又招人烦。他毫不收敛的盯着那人的背影,觉得这个场景似乎可以拉成一个漂亮的长镜头。他的心里有点酥软,像是每一步都踏实地落到地上,又像轻飘飘地陷在云里。

喻文州似是并未感受到他的目光,仍然慢条斯理地看着微博上的讨论,王杰希却倏地提起了刚才未尽的话题:

“文州,你有什么理想吗?”

喻文州侧过身来,一只胳膊搭在椅背上回头看他:“怎么突然这么严肃?这种问题当然会收到‘多拿几个冠军’这样无趣但是真实的答案。”

“我是说生活里。”

喻文州怔了几秒,对上王杰希的视线,开口的时候音节都拖长了几分:“我想,是和喜欢的人,做快乐的事,”他歪了歪头,“这回是真情实感的。”

王杰希微微睁大眼睛,似乎心里都不曾出现紧张两个字。他想这不过是水到渠成,就像第二赛季他坐在了他的身后并对他伸出右手,像每场相遇的比赛后都从后门溜去吃的夜宵,像那些社交软件他们的聊天记录里总在关键时候出现的问候。

他舒了口气:“那以后,你做饭我刷碗?”

攒了七条江河湖海,这条鱼也该游进碗里。

 

窗外早已黑透了,屋里还亮着一盏昏黄的台灯。

角落里,一黑一银两个行李箱并排放着,像是什么亲昵的接头暗号。

空调打得很足,喻文州整个人都陷入了被子里,只有手指不安分得搭在王杰希的小臂上。王杰希探了身子要去关灯:

“忘了跟你说,客房这件事,是我故意的。”

却听喻文州压着声音轻笑:“我看见了,钥匙就在客厅桌上。”

 

那一天,因为倒时差还在床上翻滚的黄少天刷出了一条新的朋友圈。

来自换上了一只猫作为头像的王杰希,只配着四个字:

愿者上钩。


---

又名:干酪鱼与豌豆黄


评论(20)
热度(286)

© 南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