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

没有别的,苏一苏喻队么么哒。

【黄喻】访客先生(三)

“剑诅,第六十夜”

-------------------------


前文(1) (2)

黄少天大战熊孩子黄少天,action!


3.

难得有这么些汹涌澎湃的长篇大论被堵在喉头,索性“你送我的”亦或“定情信物”这种要打破面前少年世界观的实话无论生理还是心理上此刻都说不出口,黄少天咳了两声,决定把这个问题蒙混过关:

“是这样,你们知道这个世界是变化莫测的,今天的对手明天可能就是队友,你今天看着还不服气的人可能明天就会萌生出点别的什么感情来——这句可得记清楚,”黄少天充满深意地看了看对面的自己,“宇宙啊,总有这么多不确定性,这才是人生的乐趣所在。你们看,今天我身怀着神秘的信物从未来而来,根据大家都从小说书里看来的穿越法则,未来不能被提前告知,我要眼睁睁看着原来这么小不点愣头愣脑的自己再重复一段幼稚的过往——坐下别激动——这种压抑在我心底的苦啊你们真是不明白……你以为我不想说?我是没法儿说啊!”

剑圣的语速与语量向来碾压全联盟:“你看我这么帅气的来了,也不知道那边那个世界现在什么情况,我也很担心的好吗,一切现在还都是迷,我居然是谜题的主人公这种不科学的事情到底怎么发生的,你们说说还有比我更郁闷的人吗?大海啊它都是水骏马啊它四条腿穿越的人儿啊他心里流着泪……”

即使转移话题是黄少天的拿手绝技,但能从他跳跃的思维、发散的语句和故意岔开的论题里迅速抓住重点这件事,也有人能做得漂亮。

在黄少天滔滔不绝说了五分钟终于停下来歇口气,顺便观察一下两个小少年的反映的时候,喻文州先开了口:

“明白了,和未来有关所以不能说,”他一只手还握着自己的玉牌,抿了抿嘴唇,“那么现在需要研究一下,你穿越而来的原因,以及回去的方法。”

他仰起脸来,明亮的眼神里带着隐约的对于未知的好奇,唇角上扬:“……是吗?黄……少天哥哥?”

哐当!

黄少天的心中响起了一声突破天际的狼嚎。

 

与许多人猜测的不同,黄少天其实比喻文州还大着那么半岁。

不过最初认识的时候,他们之间的称呼是“黄少”和“吊车尾的”,后来老老实实叫了名字,再之后是“队长”和“少天”——私下里到是“文州文州”地叫的热络。

只是一度黄少天心血来潮缠着喻文州叫他“哥哥”,却被对方拒绝地毫不留情,那点私心情趣的小火苗被乌拉地吹灭了。

竟是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场奇遇……

老老实实叫着“少天哥哥”的小文州,梦里都没这么甜过啊!黄少天掐了掐自己的腿,努力保持脸上的镇定,但是内心的自己已经下楼跑完了三圈。

只不过这回,小黄少倒是不干了。

“什么少天哥哥,喂喂喂就是未来路过的人而已谁让你叫得这么亲热,”他面上是急切的不满,连手都抓上了文州的胳膊,“我跟你都没这么熟,更别说他了!”

……现在不多听他叫两句,以后你可别后悔。黄少天暗自吐槽,又提高了声音:“他是叫我,我乐意!”

“你!”

 

========

虽然因为“话唠”常常被攻击,但黄少天绝不是一个不成熟的人——毕竟,有谁只凭一根筋的冲动就能站在荣耀的巅峰之处?

只是突然间面对这些太过熟悉的画面,加上对面两个人的冲击加成,让黄少天也难免回头跟着幼稚了一把。

毕竟,这是他梦想的起航之所。

 

黄少天自小贪凉,还没进夏天呢自备的硕大风扇已经呼呼转了起来。黄少天看着面前亮着眼睛带着初生牛犊般气势的自己,忽的就想起了那些年少的时光。

比起其它战队,蓝雨对青训营看得更重。不同于别家俱乐部常见的挖角或是跳槽,蓝雨战队的队员,几乎都是自家青训营出身,还顺带了对外输出功能。打小从这儿长出来的苗子,难免和这片土壤多了几分亲近。

此时的青训营还是栋老楼,标准的四人间宿舍。只是头两年来报名并且通过测试的孩子不多,他的房间也一直没住满,甚至一度他屋里只有他一个人享受单间待遇,就像现在一样。

游戏竞技这个职业,从小众理解到大众接受,也用了不短的时间。

他记得第六赛季蓝雨夺冠的时候,这栋宿舍楼已然整饬一新,那年来报名的人数也破了纪录。

郑轩还一度感慨起,什么广告都不如一个冠军来得漂亮。

他有些记不起这间宿舍里曾有多少人来来去去,而最终搬进战队宿舍楼的他们,成为了这段路上收获了无数艳羡目光的赢家,也迎来了更加残酷的、属于职业战队的训练与比赛。

恍然间,黄少天觉得自己有些怀念最初被魏琛从网游挖来的无惧无畏的日子。

 

第三赛季的蓝雨在季后赛第一轮铩羽而归,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方世镜就直言了要退役的消息。连续两年队长退役换帅,哪只战队都未曾开启过这个先例。当然对于媒体和资深的蓝雨粉来说,他们早已嗅到了前兆——蓝雨青训营的两个少年,要在下个赛季出道。

说喻文州与黄少天是顶着枪林弹雨出道的也不为过。他还记得第一场常规赛就对上微草,外界一片看好戏的样子——前一年横空出世的魔术师,可是风光了整个赛季。

赛前两队列队握手的时候,黄少天刻意耍了回帅:“王杰希咱们说好的赛场上见,一会儿你等着看,我和队长……”

结果王杰希毫不领情地打断他:“你俩来得晚了点。”

还是喻文州忍着笑打了个官腔,顺便用眼神阻止了其他队员的好奇。

碰上风头正劲的微草,势必是一场惨烈的厮杀,但是第一场就遇见老朋友,也许也是件好事。剑与诅咒的首次亮相,赢下了漂亮的一仗,而黄少天与喻文州在场边的那一记击掌,也登上了不少报纸次日的版面。

这是属于义无反顾的拼搏者们的,新的开始。

 

打断黄少天那不小心跑偏的思绪的人是喻文州。他打破了这在呼呼风扇声中的沉默,从桌上拿过纸笔,也给另外两个人递了过去:“开始吧。”

穿越的科学与不科学性此刻并非亟需探讨的话题,对现下的黄少天而言,最重要的不过是如何回到自己的世界。

“你穿越之前,有做什么特别的事情吗?”小文州开口。

“没有,和以往的每一天一样,正常训练,晚上在文——咳,队长的房间讨论了下场比赛的事情,然后不小心在他房间,咳,睡着了。”黄少天难得磕巴了一回。

“那你是不是吃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一支签字笔在小黄少的手上转的风生水起,“虽说我什么都敢吃,但你不会去试毒蘑菇什么的吧?请你对自己负责好吗,你也是个成熟的大人了!”

黄·成熟的大人·少天头努力克制着想揍年少的自己的愿望:“没有,一日三餐都和大家一起在食堂吃的,”他摇了摇头,“还有,你看我像这么没有自制力的人吗?又不是十年前还没入夏就一口气吃了四根冰棒然后在厕所蹲了两天的小不点,对吧?”

上两个礼拜遭遇此劫的小少天不小心脸色白了又红:“切,从未来来得了不起哦,有本事你也猜到十年以后的自己在干什么……”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声音低了下去,顿了顿脸色又转了白,“那个,我前几天在门口碰见一个摆摊的神算,非说看我日后必能飞黄腾达要给我看手相,我说你光说谁信啊有本事你让我看看……”

他看了看对面放大版的自己,又转头看了看皱着眉看着他的喻文州:

这个十年前的自己,莫非真是他随口一说招来的?


黄少天掐了掐自己,觉得可能也是梦还没醒。



TBC(?)

一不小心嘴炮没停下来……剧情发展我们下回见(?)


评论(10)
热度(58)

© 南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