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

没有别的,苏一苏喻队么么哒。

【黄喻】第一年

“剑诅,第七十二夜”

不开坑,一块完结的小甜饼XD


===========

 

在11月末的G市又一次入冬失败后,刚得知某个怨念指数十颗星的消息的黄少天愤而拍了张自己穿着单薄的帽衫吃冰淇淋的照片发到了朋友圈:

你还好吗,在感受雨雪寒风的北边朋友?你还好吗,都零下了却始终没有暖气的包邮区的朋友?

溢于言表的得瑟之情下头,不知道谁先刷起了鄙视的表情,在回复里连绵成线。

他正摩拳擦掌着准备从360个不同角度一个个回复过去的时候,突然跳出了一条新的朋友圈:

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配图是一片雪地,有人大约用手指当了毛笔,落上了当天的时间:

20XX.11.XX

北京

右下角还画了条简笔画的小鱼。

黄少天还没来得及抢沙发,就被今天明显闲着无聊的叶修抢了个先:

“啧啧,航班取消而已,连诗经都出来了喻文州你中二病还没好呢?”

 

这是喻文州退役后遇见的第一场雪。

 

G市的冬天是不下雪的。

当然对于蓝雨的队员来说,一年365天里有100来天在各地飞,鹅毛大雪也不算新鲜。

喻文州退役之后,按部就班地走着在众人看来理所应当的路,进了联盟管理层,把工作生活的重心全部转移到了B市。

在一个以湿热闻名的城市生活了快三十年,乍一转换的确让人难以习惯。入了冬之后,轰轰烈烈的暖气蒸腾地他干燥不已,有回开会的时候突然流了鼻血,被开了玩笑说像一尾脱水的鱼。

然而比起生理上那些细微的不适,他需要适应的还有太多。比如,从偶尔惹麻烦的人,变成解决麻烦的人。

冯主席当初对喻文州生了招揽之心,最关键的就是,他知道他在解决麻烦这件事上有自己独到的一面。况且喻文州退役之时,已经荣升“联盟战队中最年长的队员”,那些精力旺盛的后辈们对这位属于黄金一代的前辈,也多了两分尊重。毕竟,能让国家队的精英们都认可的队长,可不仅仅是能赢得几场比赛而已——比如,让黄少天一秒噤声这件事,联盟里也只有这一个人能做得到。

 

虽然提起联盟里配合最默契的搭档名单,从来少不了他们的名字,但黄少天和喻文州从没拿过最佳搭档。

黄少天退役的时候,媒体给他做了个专访。叱咤风云十年的剑圣,难得穿着笔挺的西装,笑起来的时候还是少年模样。

当被问及这么多年是否有些什么遗憾的时候,他想了想:“拿过赛季冠军,拿过世界冠军,拿过mvp,要说遗憾的话,大概是少了块最佳搭档的奖牌吧,”他眉眼其实带些锋利,但揉在阳光里就成了清澈的活力,“不过我和队长的默契也不需要这么简单的奖牌证明啦,人生嘛不能这么圆满,让夜雨声烦和索克萨尔并肩站在领奖台上这种机会我就勉为其难地让给瀚文吧,要不他要抱怨我不给他超过我的机会对吧?”

后来,在记者的采访手记里写着,“他说他的十年最大的关键词是荣耀,然后有蓝雨,有夜雨声烦,有冰雨,也有喻文州。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没有哪一支队伍是一人战队。我想起在那些赛季里的黄少天,无论捧杯亦或站在领奖台边,他都是一柄最亮也最快的剑,与六芒星并肩而立,与蓝雨一同,度过一个又一个漫长的夏天。”

 

夏季是一个充满了离愁别绪的季节。

那是毕业季,也是退役季。

喻文州离开的那年,蓝雨倒在了决赛台上。

在蓝雨赛后的发布会上,比起赛事结果,喻文州退役的消息更让媒体关注。

“喻队,职业生涯的最后一年没有夺冠,会不会觉得遗憾呢?”

“蓝雨接下来有什么样的计划,队长一职会如大家猜测的一样由卢瀚文担任吗?”

“退役的想法是从何时开始萌生的,接下来会有怎样的人生规划?”

……

喻文州驾轻就熟地应对着媒体,而那场比赛特邀的现场解说员,著名主持人黄少天,在后台捏紧了手指。

他听不清他说了什么,但是第二天的报纸上,那些煽情的标题倒是惹来了无数眼泪。

 

喻文州在宿舍呆到了夏休期前的最后一天,合上箱子的时候就听见了门口刻意放轻的脚步声,头也没回:“来了就进来帮忙。”

被他忽视的那位穿着短袖短裤一身休闲,一堆门带进了阵阵热浪:“队长你也不给我的闪亮登场捧个场!好歹我这么大的牌来主动给你做车夫还不赶紧关心我一下。”

喻文州丢过去一瓶冰可乐:“行啦,一会儿请你吃饭,不加秋葵。”

“这还差不多,”黄少天过去往床上一坐——那曾经是他习惯性的动作——又好好环顾了一圈,“都送走他们了,有没有哭的?”

“瀚文,哭的大概赶得上你退役那回。幸亏好好洗了把脸才走,在门口就碰上媒体。要不是李远在旁边拉着,估计连车都要错过了,”喻文州想起前一天被泪湿的肩膀,“蓝雨新任队长的第一张媒体照片要够帅气才好。”

“那你呢?”黄少天手指上套着车钥匙的环扣晃来晃去,眼神也跟着飘:“有没有舍不得?”

喻文州微怔,很快又漾起了一点笑:“怎么突然这么正经?当年豪情万丈不让大家送非要一个人走出大门的黄少天呢?”

“刚才路过门口的报刊亭,看杂志上都是蓝雨特辑,最外头那本写着‘十年,一个时代的落幕’,”黄少天咬了咬牙,“我在想,文州……”

 

这一天的黄少天有点慌。

他自我论证了一百八十遍,认定这并不是一个适合告白的好日子:天气太热、阳光太盛、心绪不宁,连黄历上都写着忌定盟和忌嫁娶。但是,有的时候人的情感是不受理性控制的,夜雨声烦虽然擅于在所有对手面前隐藏身形,可黄少天却太难在喻文州面前藏话——他能忍住这么多年,已然十分不易。

“文州,如果……”

“舍不得一定会有,”喻文州打断了他,“食堂的蒸排骨,窗口的爬山虎、索克萨尔的密码、经理的白头发,每天的训练和作战计划……一想到以后连手操都不用按时做了,都感觉不习惯了。”

“但是啊,”喻文州清了清嗓子,“我记得有人在两年前的时候跟我说,‘队长放心吧,等我先出去大杀四方然后再踏着七彩祥云来接你’,”他弯着眼睛笑起来,“想着大约接下来的几十年都会与他一起,也就没那么担心了,因为他曾经和我一起熟悉过蓝雨的一草一木,那么再来一次,也不会有问题吧?”

黄少天的内存使用率突然飙升到了99%。

倒带回他退役之时,是曾经开着玩笑说过“诶诶我说你们别愁眉苦脸的,怎么着我们今年也是冠军队啊,本剑圣走了以后可别松懈啊不许给队长惹麻烦,明年继续打他们个落花流水!队长放心吧,这么多年搭档了等我先出去大杀四方然后再踏着七彩祥云来接你,到时候我怎么也是黄大牌咱们出去吃香的喝辣的哈哈哈哈哈哈……”

 

单单提炼出那一句话的喻文州是什么意思?在线等,挺急的!

 

看着卡了壳的黄少天,喻文州拍了拍他的肩膀:“大牌,想赖账吗?”

“不是,文州我当时是想说……但现在我的意思是,那个……”

见到了黄少天话说不顺溜这一千古难遇的景象,喻文州满意地点点头:“明白,我也是。”

黄少天仰起脸,对上他的眼睛:“你是说……”

喻文州没忍住笑出了声,然后轻轻落了个吻。

“是这个意思。”

 

黄少天抱着手机在床上孤独地打了个滚,点开了回复:

“老叶你懂什么!今天航班取消就意味着文州回来的时间要少一天!你们那雾霾天雨雪天是正常人类能生存的吗?老冯也真是,天天开会天天开会周末也不放过,我跟文州都两个月没见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你算算这都多久了!”

 

(微信群)荣耀养老院

张佳乐:作孽,黄少天又在秀恩爱了。

楚云秀:还不是老叶没事去撩的,没机会也想方设法给人制造机会。

魏琛:单身狗就好好屏蔽那俩就完了,还自己去找虐,@叶修 你是M吧你?

叶修:我那是听说航班取消了第一时间发出的贺电。

黄少天:滚滚滚!

 

喻文州看群里聊的热闹,给消息列表里置顶的那人发了条私聊:

“买好了明天最早的一班。还有,我找老冯多讨了一天假^_^。”

 

黄少天看了看时间,抱着手机又滚了一圈。

距离下一次相见还有14个小时。

这是他们相识的第十四年。

而这也是新故事开启的第一年。

 

END

 

番外:杂志特稿《十年,一个时代的落幕》


(骗你的,并没有写^_^)

 


评论(30)
热度(206)

© 南瓜 | Powered by LOFTER